2011年4月3日 星期日

照鏡

今日上過同行力量"自我生命的檢視",一如以往,離開時豁然開朗。
其中一個環節,是要各個學員先要對鏡自畫,同組組員互相向對方介紹一下畫中人,然後對著鏡中的自己,來個心靈的交流。
怪事一:
沒有鏡子,腦海竟然無法浮現不出自己的一副清晰模樣,畫畫時要頻頻照鏡﹔
怪事二:
平日照鏡,專看儀容,匆匆忙忙,整齊便算,偶然會跟足那些清新每一day的牙膏廣告,刻意擠眉弄眼。今日照鏡,不知是氣氛或是傾訴所致,樣貎好像很凝重,不知想什麼,卻又好像要煩出個所以然。
問我愛不愛鏡中這個自己,這個問題很難說。不能說不喜歡,只能說是"resigned to the fact",好醜命生成,性格由天定,六合彩安慰奬廿蚊,好醜照袋。
人,非常奇怪,自己接受不了人家的冷嘲熱諷批評侮辱,卻又樂意打從心底罵自己醜廢頹,妄自菲薄獨家發行。
洗錢,可以吝嗇於人﹔讚美,倒是吝嗇於己,
這是苦肉計惹人鼓勵,還是自我形像低落作祟?
日夜渴求人家的掌聲,
即使明知敷衍刹那不再﹔
卻給只懂給自己落個巴掌,
打得紅腫留印面容扭曲。
人,為何總不能好好愛自己?
所謂愛自己,不是要你目中無人,而是要你對自己公允一點,寬容一些。
世上沒有誰欠誰,人家的欣賞、認同、垂注、接受。可遇不可求,做人但求順心悏意,用不著猥自枉屈,便夠。
不用想著自己的人生是紅館四面台人山人海,但願在學校禮堂般大的舞台下,坐齊一生的摯愛。
想清自己的追求是發自內心,還是隨波逐流(點解我想發達?因為隔離條友同我咁高咁大都發左達,我憑咩發唔到達?)﹔
想清自己奮鬥是為搏萬千模糊面孔零碎歡呼,還是享受過程中體力、腦力和時間的付出,經驗甚豐﹔
如何將從堂上、書本所得的道理化成信念,持之以恒,
如何不羞於對愛渴慕,不計愛付出多少,亦敢坦然接受,承認、享受自己配得的愛,
Man,這是天使跟魔鬼的角力,知性和惰性的鬥爭,人生跟逆人生的拉据。
要活,得非把對方壓下不可。
真的要為人生熱身的話,人將三十,什麼都該熱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