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日 星期六

新移民

因為新移民必然"弱勢",
所以任何合理質疑都屬"歧視",
任何實質例子都是"個別事件",
若干新移民口說仰望香港法治,卻偏以個人利益凌駕之,也不能批評他,
因為我們是主人,要"包容"、"互助"跟"扶持",
我們天真地相信,一廂情願的良善,可以在短時間內收窄兩地公民意識之鴻溝,脫胎換骨,
一旦新移民不講理,都是源於我們未夠包容,歧視他們 - 好像歧視必然無中生有,以偏蓋全。
人人迷信包容,到最後隨時淪為縱容,為了一時感覺良好,我們讓香港一直賴以維持的公民意識及價值逐步溝淡,以為包容了人家,實際是給人家吞噬,溶了。
憑心而論,閣下也不一向抗拒香港中國化/大陸化,自信香港獨一無二,理該守護嗎?實事求是,直斥新移民的不是,就是要拔出大陸化的劣根,去蕪存菁。
何必連直斥其非都得帶著怯懦和羞愧,顧左右而言他,三分斥責七分自摑?
就是為了包容的良好感覺?
遲早劣幣驅逐良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