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日 星期五

香港之死

陶傑一文“香港之死”,我了解。


溫水煮蛙,就只怪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慣被殖民,發財要緊。命仔矜貴,兼有銀紙打底,怕什麼寬衣解帶。

死亡難免,不等於不奮力求生,今天一息渺渺,唯有慨嘆大部份港人求生意志欠奉,樂做植物人,靠爺泵氣呼吸。

難委牀邊有人乾著急。

再見理想

有很多人,其實未必一事無成,他們只是硬將人家的成就當作自己的目標,求之不得,輾轉反側。


他,未必想過要跟人家目標一樣﹔只是人比人比死人,偶然豁達,卻又難免不甘。

倘你未知自己一生渴求什麼,社會就會為你捧出一個成功的典型,勸你向前直跑。你躊躇滿志,但又不知就裡,唯有聽媽聽爸聽朋友話,一頭直衝,水裡來火裡去,最後發現你所渴望的一切,都不過是為了滿足身邊人的期許。你或許有過空虛,有過迷惑,然而每見身旁人人為你而驕傲,額手稱慶,你又自覺感覺良好,煩惱一掃而散。

在別人眼中,你的確很成功,卻總是成功不順心,總覺自己欠缺什麼。縱使你清楚自己現在條件好,既無後顧之憂,再尋夢也未遲﹔無奈時光飛縱,你興致不復,衝勁難再,身上早有太多包袱,太多眼光和事情要兼顧。你勸自己:算了吧,人總不能天真一世,衣食無悉有啥不好?你只有秉承妥協,繼續上路,因為在愚人的國度談理想談志向,跟世道偏離太過,你就是愚人中之愚人,落得要身處愚人堆的惡運。人慾橫流的現代都市,從來都對理想施以重罰,要你妥協得體無完膚,要你奉上命運。

Jez, We're really Bored

報章報導,紅磡至中環以及紅磡至灣仔,兩條渡輪航線今日停止服務,大批市民昨爭搭尾班船,懷緬一番…


緬懷,理該不匆不忙,閒適自若,靜下來細味以往,忘卻時間在流。

柴娃娃vee嘩鬼叫,你影我我照那,誰都只顧把渡輪跟自己留在fb之中 – 沒錯,最重要是自己。沒多少人真的在細膩回味,更少人跟渡輪有過回憶。

與其說緬懷,不如是歡送﹔

與其說不捨得,不如說“唔執輸”,

因為這是“我”最後一次搭渡輪,

而不是渡輪的最後一夜。

然後,日子消逝,當日眾聲喧嘩的“紀念價值”,不過是當時一股腦兒集體意識,沒什麼感情,只有忽然的興致。

相片,是戰利品。

Jez, we are really bo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