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0日 星期三

何必浮誇

又話瞓路軌,又話跳海。


唔係話你地反對唔啱。

但係唔該俾d創意同意義。

想保留紅磡渡輪,喺碼頭辦個回顧展,好味?仲咩跳海?

想抗議加價,不如喺地鐵站附近,鼓勵每個乘客淨捐加價個一兩毫子,集腋成裘,話俾地鐵聽個度唔少錢,夠好多人咩咩咩…

如此胡鬧,無異於d三四歲既混世魔星拍抬拍凳,只顧自己意氣風發於一時,全不在意予人的形像和影響。

誇張,倒也罷了﹔最重要是了無心思,比擲蕉還差百倍,既擾民,又羞人。 嘩眾,但又取唔到寵。

今時今日示威抗議,人人都將手段凌駕議題,一味諗點樣夠誇夠搶夠震撼,以求突顯一副趕狗入巷官逼民死的駕勢,枉自悲憤。結果係只有當事人自己感覺良好,而公眾就只識你跳海瞓軌夠嗆或太狼,忘掉原來的議題。

傳媒再加如此,都是促成政治/民生娛樂化的幫兇。

存在和手機

假如你手上有一智能手機,人在城中,抬頭可見夕陽西下虹霞片片,前望則見一中年男人在馬路裸體狂奔,你會拍下哪個情境?

你會想留下眼前天然萬化的美景,還是一心想將裸男影片上載YOUTUBE或FACEBOOK,好讓友人閒人齊齊驚艷,V嘩鬼叫?

是要最美一刻,還是最騎呢瞬間?

在車上,如果你有智能手機,你會否趕著前往FACEBOOK,密切跟蹤朋友的一舉一動,再看自己昨晚那杯樓高三層的特級朱古力泡冰,相片有多少個讚?(不是讚你攝影技巧一流,而是驚嘆你那杯泡冰之離奇。) 你看見朋友留下共三十四個讚,很高興,感覺自己好像成就了什麼,亦為這麼多人關心自己而興奮。不論車程是短是長,你就這樣東找西尋南連北牽,驚覺自己原來很忙,時間還真夠充實,既沒時間發呆,更遑論看什麼書。這種你引我追,你走我纏的追星加被追式生活,令你忙得不亦樂乎。

太多要知太多要追,令你不願靜下來,不能靜下來 - 因為你想知道別人做什麼,更想人家知道我的存在。潛身朝九晚五的營營役役,你只能靠騎呢的影片、網上的留言,方能得到垂注,顯示說自己生活其實不刻板,縱無聊,但不悶。不用朋友來電滔滔不絕 – 因為你正忙於UPDATE - 你只求他們簡單留言,隨便地讚,既不用費時言語應酬,又清楚自己得人注視,便很滿足。反正你不想人家佔用你的時間,也就不在意人家不過一瞥的注視,只想像集郵一樣,你的幾秒再加上百人的幾秒,我這場表演就夠墟陷,就夠我樂不可支。

不要少數人的全部,但求所有人的丁點。

不要怪現代社會促使人人疏離,是現代社會令人愛上疏離。驟看城市人看人際關係,最好是可以呼之則來 - 我只求你網上膚淺的一句、幾個表情符號,不要同你認真討論什麼,更沒想過要交心太過,只要你捧場。是現代科技令每個人都自覺身在舞台,可以爭取萬千寵愛。YOU CLICK, THEREFORE I EXIST﹔YOU CLICK A THOUSAND, IT MAKES THE KING OF MY SMALL SMALL WORLD.大家都在努力劃地作夢,告訴你:我不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