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7日 星期四

有樽鹽 無尊嚴

搶鹽、搶碘片,與其說是恐慌,倒不如說他是起哄。


就像少數人悶極無聊,就無端跳高起身玩人浪。其他人看見既驚且喜,反正悶得發慌,就齊齊參與但求放浪,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你這刻說自己可以冷靜不去搶,可是轉頭還不是受不了人家的嘲諷慫恿,寧可信其有。

一時的恐慌,不過表面﹔在心深處,無知還算事少,最重要是大家只求搶鹽、搶碘那刻的快感和過癮,感受全民鬧哄的亢奮。癮過把了,搶得了鹽又能自作聰明,為自己早著先機沾沾自喜,何樂而不為? 任你政府如何好言相勸,任專家多番提醒,誰都阻不了群眾"要嚇要驚要過癮"的自虐心理。

一語貫之, 搶鹽既新鮮又刺激,一次可滿足晒三個願望 - 防輻射、過把癮、認叻,誰能抗拒?

若然如果港人能對民主像搶鹽一樣,有多冇少,唯恐沒有,何來今天受權貴的愚毒所惑所害?觀乎香港今天民怨叢起,這個對極權而言屬“民主反應爐”的一隅之地,經歷過劣政愚官的多番衝擊和震盪,溫度愈見沸騰,連派錢都無以降溫。你說政府怕輻射,近在咫尺的臨界爆發,正在醞釀,必然驚人。政府跟阿爺,最怕全土被民主無孔不入的污染,令愚民變畸型,敢彰公義,敢申自由,一片半塊的碘片,塞不了悠悠眾口,終歸阻不了民主舖天蓋地的勢頭。因為爆是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