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2日 星期六

To all readers

容我引錄誌友(希望她不介意我這樣稱呼她)Tata的留言(希望她不介意我引錄她的留言):

“這段日子, 經歷著公司週期的忙碌, 好不容易提起精神閱讀, 但每次把書拿起, 就不想放下, 看著時鐘跳著跳著, 凌晨2時了, 迫不得已把書本放下...
老實說, 拿起這本書, 確實有點沉重, 只怪自己眼淺, 但情感真摰, 啟發良多, 說孝順父母很老土, 但也是不容置疑的道理! 希望這書能與更多更多的人結緣!
我也祝福您!”

人說互聯網影響無遠屆,拉近人與人﹔然而真的要將本來陌生的湊走一起,互聯網不過硬件,最重要的,還是情感。
當日下筆,未有想得太多,純粹想將自己在媽離世前後的感受點點累積,為她,為自己,留個真正的永恒回憶。出書,是想令自己肯認真坐下來,認真寫,怕隨便將內容刊載網誌便算,很易受起伏的情緒所影響,草草了事。
不敢說自己寫成如何如何,只知道自己要為家母留下許多。既然生命寶貴,那麼人人皆可作傳,都有值得世人分享的點滴。
自 拙作面世以來,得到很多朋友的鼓勵,這本書,教我主動尋回過去的很多摯友 – 聽來好像很功利市儈,亦令我重新審視自己當下的段段友誼。種種始於拙作出爐的體會,令我自己無法再以孤觸、寂寞去逃避奮鬥、振作的重任 – 因為這個世界根本未曾放棄你,只有你在選擇刻意地退避,為沉淪添妝。
這是媽生後的又一福蔭。
作為一個爛鬼書生,出書難免緊 張,難免會在意銷情如何反應如何,有時不免自尋煩惱。然而悄然回望,容易自滿的我又會想到: “啊!其實寫成了這洋洋萬字,都總算是一項成就…”接著垂垂思索,又想到自己出書其實為了什麼?就是為了保守媽的記憶於永遠。這本書是為了媽,為了自己, 為了自己將來的兒女,書本大賣,固然可以聊自慰﹔然而就算拙作銷量寥寥,也沒什麼好費神 – 因為出書本來就是為自己,未曾想過為誰人。有人喜歡,是緣份﹔別人無心,是他幸運。只要做的是為著至愛,竭過誠盡過心,就一定是對,這生就一定無憾。
寫 作期間,我無時無刻都在思索親情,思索生命 – 天生懂得活在當下,比我這些要費煞一輪才殊途同歸優勝 – 過 去,我不知存在為何,亦長期奢求人家垂憐、欣賞的目光,現在的我,亦難說存在為何,只知道要自己無憾,就是不可辜負媽為我傾注的人生。說來好像很煽情,但 我確信自己欠她一個有作為的人生。何謂有作為,很難界定,經歷亦未必快樂,但最重要是自己能夠無悔、無疚、無愧地過,能夠好好利用自認的強項 – 文字 – 去為值得自己執著、投身、奮鬥的事情和理念去發聲。
誠如書中前言所述,這本書,是我做贏人的起點。路上有幸跟各位相聚,我很榮幸,亦 很感激(文字的好處,就是可以讓我打破面對面的侷促,盡情肉麻)。這本書,令我知道自己原來依然能愛(縱使太遲),令我知道情留人間。萍水相逢誰不識誰, 你仍然肯到書局付鈔,仍肯百忙之中讀過/讀畢拙作,緣種,望有日能在你人生裡綻放,望以後有更多 “神氣做贏人”,在你心,在你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