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8日 星期二

didi,你是誰的武器?

一句,反對警方佔了便宜又賣乖,拿小孩當轉移視線的犧牲品,楜椒亂噴不止,弄傷小孩兼誣蔑母親。
先不作太多揣測。警方現在楜椒射傷男童,不論母親有否盡責,不論警方有意或無心,警方都應為事件先行道歉,而非劈頭指摘有人利用兒童作武器。單憑局長這陰謀言論,便可知執法機關已視反政府示威者為頭號大敵。當執法機關早已先入為主,次次認定若干示威者必然大攪時,戒備必然加倍森嚴,神經必然加倍磞緊,很容易會作出遠出實際情況所需的過份行為,妄圖先為快。結果就是人未挑他他先挑人,然後倒頭來指摘對方有挑釁之架勢 (impression),將過激的鎮壓合理化,最後擦鎗走火,造成今日的局面。
現在剛好一句拿小孩作武器鬧得沸沸揚揚,對家為了推卸暴力責任,必然訴諸所有道德及感情詞匯,向孩童母親大肆鞭撻。孩童有權出席示威,孩童母親亦有權帶兒子參加示威 誰都不能強求該母親未卜先知,清楚示威必然釀成噴椒收場。沒錯,孩童母親的確有保護兒子的責任,但這不代表警方無須為兒童受傷繼承擔責任。面對警方施以噴霧,母親就算護兒心切,實際環境能否讓她有效保護兒子?說母親有責任免兒子以身犯險,可是是誰有份促成當日劍拔弩張的局面?今天你說示威母親害了兒子,回想當年六四無辜被殺的路人甲乙丙也不少。難道政權也可以以死者自作孽為由,推卸殺人責任? ”他媽的,你帶兒子看熱鬧, 給射死了,可以怪誰?” 可是母親何曾料到解放軍會開鎗呢?我想任何有血性的人都會可憐母親,痛批政權開鎗殺人。
歸根究柢,示威者勢力孤弱,形勢本來未必兇險﹔只是擁有絕對優勢的執法人員為求快刀了事,倒頭來反令事件升溫,造成一個人人皆危的局面。若然警方是用警棍驅趕,而母親又傻得推兒子捱棍,當然母親有罪﹔可是現在警方未有警告,不問皂白突然施襲,一切完全出乎母親意料之外,那就想護都護不了,撫心自問,就算示威者躁動有錯,難道以狠厲相報、令母子突然身陷險境的警方,就能免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