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7日 星期一

星x醫生的失言

(摘自社運八方"靈異事件之人民力量"一文)
星x醫生fb status(已刪) :「有意義的留守需要計劃與準備。事前的醞釀、發酵與感召萬不能缺。還有留守期間的各樣安排:糧、水、如廁、醫療援助、娛樂節目等等都要準備周詳。即興的行動是腎上腺分泌的結果吧!然而再來多幾次的胡衝亂撞到底可以把更多人感動過來,還是反過來把人嚇跑了?」

評:
有意義的留守,不止於有沒有準備和計劃。最重要的,是留守的目的和象徵。
全民聲討財爺,事件如此沸騰,誰不會事前想到有留守的可能?
既然醫生認為留守要有準備和計劃,何解就不把握是次遊行,事先做醞釀、發酵與感召等準備?
還是醫生你根本由始至終都抱住"即散"的心態,視是次示威為又一次單一事件,喊過便算,只樂於打小人等象徵式嬉戲、心理式抗爭? 
當年六四的學生,又有沒有周詳的計劃和準備,事先有否想過什麼娛樂節目呢?
只要你肯自發留守,真正支持留守者的大眾,自會身體力行,支援一應需要,而留守者亦能自製娛樂,堅持到底。
留守即興與否,純屬次要,最重要是你有沒有後續的準備和決心。 

我唔會當你係乞丐

我唔係想歧視同胞,亦無意以偏蓋全,
但個別同胞你唔想我當你係乞丐,
放心,我唔會,
因為你直澄係賊。

誰配得六千

新移民未住滿七年無六千,完全不涉歧視。如斯誤解,完全出於混淆公平(Fairness)與公義(Justice)。


新移民倘若尊重、珍視香港嚴明的法治,就應該接受“未滿七年並非香港公民”這明文法例。若然認為自己未住夠七年無以受惠很委屈,過去何不早早鋌身反對這七年的規定,偏偏此刻有所微言?

因為人人都有,所以我也自動配有而資格免問,這種形式化的公正,是以若干人的短期利益凌駕法例,乃藐視法治。如果少數不合資格(一個連當事人起首接受的規範)無以受惠就是歧視,那麼會考就是專門歧視未有考獲十四分的學生,房署就是刻意玩弄輪候公屋的單身人士,中國包機到利比亞只撤國民不撒他人就是盲目不仁。

社會資源有限,要有效分配,必得訂明資格或門檻。哪怕界線再arbitrary,只有透過清晰、合理的資格,方能防止表面公平釀成實質不公,影響社會運作。有法可依,就必然有界線,有所謂”合資格” 和 ”不合資格”之分,有所謂"歧視",文明社會要有效運作,這是必然。

自己是人,人家也是人,任何人都可以怨自己生來為何不是首富兒子,又或沒有明星般這樣英俊,世界很不公平。然而不論天賦條件還是資源分配,從來都無所謂絕對公平或均等,而明文規定的資格,就是要維持”相對公平”和體現法治,是現實中最為可行的方法。若然尊重、認同自身社會的價值,人人都該因應自己的能力及條件,努力躋身成為合資格的一群,而不是刻意降底或糢糊行之有效的門檻,以滿足若干人一時短期之利益。這不是對弱勢社群的打壓,一如沒誰會說十八歲以下不得六千就是專打八十、九十後。這,是對法治社會的尊重,對往後社會長遠的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