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4日 星期五

點教學生?吃屎吧

謝安琪指摘雜誌“大家都喜歡看,當然要繼續寫”的態度,批 “孩子喜歡吃屎,你就給他餵屎?”,點擊率竟有廿二萬。


進化論是論,相對論又是論,現在連不過一個歌手的普通比喻都可以稱為

“論”,足見傳媒炒作成癮發,詞意貶值。不過以論稱之還屬其次,濫用“餵仔食屎論”一詞,根本就是將焦點由比喻的內容 – 傳媒炒作亂報嘩眾取寵 – 轉移至比喻的物事 – 屎。廿二萬人點擊短片,明顯就是想聽從謝口裡發出的一個“屎”字,而非關注背後批評的社會現象。一個“理該”規行矩步、專注形象的明星竟然不顧儀態對公眾大喊“吃屎”,令我好“震驚”好SURPSISE呀﹔然而既然人人認定藏污納垢、三教九流,一個屎字你稀奇什麼,“屎”字又有何辜?稍為有點智商的人士,理該讚賞謝有批判現實的勇氣和洞察力,而非聞屎震驚,生怕千年道德萬年文明會毁於一旦,禮樂崩壞。

少少一個 “屎”字都滿城風雨,原因或有二。第一是悶;難得看見明星所謂失儀,悶極頻死的觀眾當場興奮莫名:“嗱!我都話架啦!明星喎…平時扮X晒野又純情又咩咩,一把口就出賣左佢啦!”先前謝未婚產子,未見有人破口大罵,批她獲選傑青有違倫理﹔現在不過說了一個“屎”字,竟然有記者致電傑青要求發言 - 剛才還給謝以屎批之,轉頭傳媒就即叫即整,無非真的是大家易悶。記者悶,公眾又悶,要求大小是非源源不絕,十足口香糖空檔。

第二個原因,就是世上充斥著大批半截MORALIST。真正的喪德敗行,勢孤力弱的他不敢管、不願管,只願針對若干必成眾矢之的的對象錙銖必較,既是妄圖維繫頭上的神聖光環,強霸本屬空中樓閣的道德高地,也是舒緩自己的罪疚和歉懦。只有靠為一些NON-ISSUE聲嘶力竭,這些MORALIST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價值,哪怕為人嗤之以鼻,也勝過寂寂莫聞。

坊間批評特首受暴力所襲,大喊“我點教學生”的某某,心理也許同出一轍:六四子彈殺人就三緘其口,當事人自己無端撞傷就口誅筆伐,也不過是踩人抬己,欺瞞良知。有權有砲大石壓蟹就不是暴力,趕狗狂巷絕地咆哮(還未到咬)反而是暴力?那短短一句“我點教學生”,聽來就像妓寨老鴇教訓打客兼偷走的小妹,大罵“你個死女包!家陣出黎做,個客再變態你都要滿足佢架啦!你咁樣打個客仲偷走,唔好好教訓你,你叫我以後點教其他d囡囡?你話你係唔係抵死!

任你將學生教成不是人,政權喜歡怎樣教你就如何教,謝那圍枱,預你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