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日 星期四

資格

人人都話自己應該有,何謂應該有?
好像現在但凡是人,都得有,所謂"資格",一概不用談。
他們認為自己配有,是因為大部分人都有。
既然大部份都有,憑什麼我沒有?
這是不是歧視?是不是欺侮人?
如果這就是是歧視,
那麼,會考就是專門針對未夠十四分的學生﹔
房署就是刻意玩弄輪候公屋的單身人士﹔
祖國包機撤民就是盲目不仁﹔
資源有限,世界上任何利益分配,都得講資格﹐界線再arbitrary,都得訂立。
如果你認為自己未住夠七年沒錢收很委屈,閣下理該早早鋌身大喊:
"為什麼要住滿七年才算香港公民?一年不行嗎?半年不行嗎?一過境就不算嗎?是否欺侮我們孤兒寡婦?"
不要等現在派錢才來咆哮。
若你認同、尊重香港的法制和條例,請不要問為什麼我沒有,應該問我憑什麼配得。
有法可依,就必然有界線,有所謂合資格和不合資格,有所謂"歧視",這是文明社會之必然。
就如你不會問自己"點解我生出來無李澤楷咁富貴?佢又係人,我又係人…"
天賦條件,從不均等,你只能坦然接受,靠自己、運數,改變命運。

十八姨太

你,明明如花似玉,偏偏給軍頭捉大帥府,成了十八姨太,每日都要面對 “夫君”的侮辱、姨太們的怨毒、下人的刁難。有日大帥無端喜上眉稍,決定人人送禮,你,分得一對玉耳環。


若然你老早認命,你會想:

“幹嗎阿十七有珍珠頸鏈,十六有鑽石介指,我只得這對爛耳環,不公平!”

“阿十九比我遲半年入門,竟然可以跟大帥出入宴會看戲賽馬,不公平!”

你只會在意自己得到什麼、人家得到什麼?

若然你一直有心逃出這個魔窟,你,介指照收,方便日後典當,跟情人 – 戲子也好、司機也好 –私奔。

今日政府派錢,重點倒不是它派多少、如何派、影響是啥 – 政府既是奴才班子,專精奴頻悅色,只能哄騙阿爺,呃氹群眾。派錢,不過是一個非民選政制的必然病徵,不是說民主議會無還富之舉措,而是派錢乃畸型體制、奴才政治的唯一續命草。與其問派錢如何如何,倒不如撫心自問:究竟港人是要一直在大帥府中作深宮怨婦直到永遠,還是敢放手一搏,衝破囚牢的制肘。

有人說政府屈服派錢,是人民的勝利,與其任政府浪費,倒不如讓市民受惠 - 後兩句雖然錯不了,但這肯定不算勝利,甚至連小勝都不是。反正那六千大洋本來就出自市民口袋,用不著對政府感恩戴德,只有錢照袋,街照上,去反這個腐敗不堪的體制,敢向政權說港人並非阿爺,不屑奴才,這才算是人民在鳥籠政治下的一場小勝。收錢走人,給爛政府一個體面述職的順水人情,政府在爺前可以挽回面子,港人卻從此為阿爺看扃,這是政府的小勝,人民的大敗,
續:給土匪強姦了,土匪甲事後給你扣回衫鈕,你不怪土匪豬狗不如,反而怨土匪只給自己扣上一粒,大喊“你看人家土匪乙,事後幫人扣齊鈕著上褸,不公平!”,一直嚷著要土匪甲幫自己裝身整理才行。
如果這樣不算荒謬,世上沒啥荒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