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日 星期二

你,做官的

為官的,新入職自覺精英,工作經年,連被愚化、奴化都不自知,與外界和現實脫節。每次政策不彰,他都樂於諉過大環境影響﹔每次政府蒙轟,他都急於指摘有人煽風點火。永遠不是好心做壞事,就是有人狗咬呂洞賓,扭曲原意。


自詡精英的他,只會視每一次的屈服為屈辱,急於將每一項批評當成攻訐,擋架先算。明明尸位素餐,他敢稱盡忠職守﹔明明創意欠奉,他會妄詡謹慎小心﹔明明訕民賣直,他敢說自己是在顧全大局。這幫所謂廿年前的天之驕子,以為當年AO考試成功就從此代天巡狩,明明打工就當義工 - 我肯委身服務(領導)你,你為民者就不要太多聲氣。按圖索驥,做官的如此驕縱,除了因為民權不彰行政主導,也和很多人製造 “AO專貴、做官巴閉”的迷思有關,當正那些劣吏是青天父母官,必恭必敬。所謂高官,都是靠民眾以血汗錢捧上而已。

做官,對當今各位大吏而言,其實打工。打工仔出糧,一半為工作,一半為受氣。你有政績有理念,沒誰敢質疑你﹔可是工作做不好,氣又不願受,還要對真正的老闆 – 納稅人頤指氣使,氣找誰受?做官的你打份工,老闆不會要求你喜歡自己肝腦塗地,但你夠膽藐視民意,反枱怪誰?

老闆要鋌身遊行反對職員胡作非為迫劣質員工屈服,離奇不離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