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7日 星期日

苿莉真相

苿莉花革命的目的,不在於以一役畢其功,而是要讓群眾知道:人民"
造反",有節﹐有理,有權,有人。

《神氣做贏人》$68 大眾書局有售

二○一○年六月四日,媽,離開人世。為了保守媽於永恒,為了讓自己得以重生,我相信文字,寫成了 《神氣做贏人》。書名是一句媽生前常掛嘴邊的客家俗語,意思是做人要發奮自愛,不能丟假人前。書中記錄媽生前的點滴,亦留下我自媽去後的反思。它是我做贏人的起點。

著書,也是為媽,為自己,為一切愛她憐她的人,以至將來的兒女,許下承諾。想大家心中永存媽的最好﹔想你清楚嫲嫲是如何的好﹔想你知道,爸會努力使你得到嫲嫲的好。

政在畸型

一個非民選的政府,竟然要用上民選政府的慣用手段 - 派錢/還富來攏絡民心。當今最有能力體現民粹精神的,不是議員,而是政府,香港確實政在畸型。

公眾對退稅欠奉反應強烈,除了稅收皆從民出外,所謂"還富",根本就是政權對拖欠公眾政治權利的賠償或還息。在公眾眼裡,退一、二千?是離譜﹔退一萬八千如何,雖合理,但可以更多。問題的根源,不在於政府是否願意還富及能夠還多少富,而是無論它派與不派,是退三千還是一萬,政府實在虧欠港人太多應得的政治權利。體制一日不變,政府永遠無法滿足中產,而中產亦永遠只覺得政府有欠於己。

在一個只能以守財、守誠代替理念、政績的政治之下,在一個政權永遠只能虧欠中產的僵局之下,不滿,注定永遠。

坊間就預算案所牽起的"洋紫荊革命",議題雞毛蒜皮,抗爭嘉年華式,本來義正辭嚴的主題,都被一些流於"踩台"、"發泄"的創意模式所trivalize。快樂抗爭的最大問題,就是令局中人為營造"快樂"氛圍而攪盡腦汁,為一逞個人之小聰明,到頭來卻淡化了議題背後的殘酷現實。抗爭的土壤或燃料,從來都是仇恨及怨忿,將抗爭淪為讓群眾柴嘩一時、爭取丁點的場合,根本就是自絕柴薪,穿玻璃自焚。

相比於事緣突尼西亞青年自焚的中東革命,跟中東諸國人民窮途未路、生死相搏的絕境比較,枉稱革命,說真的,也夠詒笑大方。

當然,起首議題雞毛蒜皮,不等於不能將抗爭推至問題核心 - 政治體制之傾斜﹐不等於不能作曠日持久的爭戰。突尼西亞全國抗議,也不是止於要求保安機關還自焚者一個公道,尋找兇手﹔同樣,香港人如果想真心以一役以畢其功,就不應甘於接受財政預算上的有限讓步,要打蛇隨棍  -  畢竟現在只有靠政府極端之愚昧和極端之過失,方能牽民情之波瀾﹔單靠民主自由口號,針唔拮到肉唔知痛,路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