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4日 星期一

廢拉柴

廢拉柴碩士生連in二百皆北,被迫申請綜援。
一個人的慵懶和愚昧,一下子抄了家人、母校和八十後的家,實在罪無可恕。
筆者跟這位范進托世,沒話說。
筆者只想他明白:
納稅人供你讀書,是投資,是希望你學有所成後,自力更生,貢獻社會。
算是人至義盡。
要社會因應你的高學歷,提供合理的工作,簡直貪得無厭。
埋首讀書,不等於容許你自絕於社會﹔自己有心逃避現實,就不要將責任歸究讀書。
這比高分低能更大罪。
你說得對:有很多事情,讀書時不會教。不會教,乃因那些待人接物的基本智慧,從來都非正規教育所能涵蓋﹔就算學校開了一科社交科,恐怕閣下都只會將它當成普通科目,一樣死記爛背,到頭來除了高分,什麼都得不著。
米缸再大,也不會變出米來。
所以,不要怪社會糟塌你的學識,更不要怨沒誰給你一個機會,
你的起跑點,根本早就領先一般人家逾百米。
你沒資格怨人。
人間慘事,莫過於發現自己最珍而重之的物事,竟在現實世界不值一晒。就像一個家裡藏著億萬軍票的老佝,永遠不明自己為何要捱窮,不明手上的所謂鈔票,憑什麼比軍票值錢。
更慘的是,人兄,蘋果頭條一報,網上轉載一揚,就是遺臭萬年。
它們從來都是為了賣紙,未想過為你主持公義,
它們只求萬人刑場圍觀,梟首示眾,要你死得其所,死有餘辜。
以至株連十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