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1日 星期五

汪汪節

如果,無端有人將二月十一日定為狗狗節,你某位養狗的朋友跟你說:
"唉,你看人家在狗狗節,跟汪汪成雙成對,偏偏要你一個在公園散步,慘不慘?"
你會如何回答?
你會理他否?

母親節、父親節、情人節,如果連孝順父母、疼愛伴侶都要刻意定一日來提醒…
都是消費惹的禍。

你以為愛情就是你眼中有我,我眼中有你。
事實是:在你眼中,你擁有我﹔在我眼中,我擁有你。
我眼裡只有自己,未必等於我懂自愛﹔同樣道理,我眼中有你,不等於我愛你。就算眼中"只"有你,亦未必等於愛你整體。
我是愛你那抹可以寄身於任何肉體的性格/靈魂,還是任任何人格寄居的肉身?我是喜歡你,還是喜歡你這一類人?
今日跟仔一起的那份感覺,憑什麼不能在別的身上找著。
愛情,可以永恒﹔畢生愛一個人,很難,要靠自律。

報章有云:速食"80"後,六成接受腳踏多船。
80後,包括生於81-89年的一群,年紀介乎20至30,25以下不算,30歲人,還樂於腳踏幾船?
問幾成人樂意踏幾船,人人當然樂此不疲,何樂而不為﹔要問,就要問多人接受自己的伴侶一腳踏n船,會不會以情人能夠腳踏n船為榮,願不願意在得悉對方正踏n船後如常交往,這才夠頂癮。
更重要的是,如果愛情不過如此,離合容易隨便,獨身的,因何為恥?
答案:如此唾手可得卻偏偏得不到,你肯定有缺憾,肯定遜於人。
這等如飢不擇食的甲,笑乙久久不下箸,抵乙餓過餓。
甲不羞於自己不斷食屎,搏食屎食著豆,卻來笑乙等一粒乾淨、煮熟的綠豆上枱。

某些人會說:你情人節孤單一個,才會嘮叨多多,納悶是吧?妒忌是吧?
這些人,你跟他們說自己從來不慶祝生日,他們會懷疑你厭惡自己,隨時有自殺傾向。
無須/無從/不容揭盅的瞎猜,永遠最受自作聰明的人的歡迎。

你可以用文字舖排浪漫,但不能以文字描畫愛情。
愛,reductionist地說,是一種生理/化學狀態,只能意會,無以言傳,妄以言/字傳,不是不著邊際,就是誇張疙瘩。
愛,本來就是混沌。
何況,當愛情己經不再是古人般的望盡天涯路,而是連串、密集式的霎時觸動/感動﹔不再受著種種禮教牽制而幽幽渺渺,而是大鳴大放一擊即中,誰有心情細嘗你的筆墨意韻?誰不會將你對愛情步步為營的經營,看成無膽兼戇居?
無他,一世日日漢堡包,勝過半世啜著那片八頭鮑。
又或許,隨隨便便,是為了避免認真過後的至痛。
跟你好來好去,就是放自己一條生路,好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