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9日 星期日

咪當我膠…

選舉實牙實齒講票數講議席,想抵制政府,唔係靠發小爺脾氣式的投白票 - 你投白票,對家鐵票不絕,此消彼長,建制樂不可支 - 連絕食五日都無動於衷,佢會理你投白票?既然入得局,就應該喺既有規制下為泛民爭取最大話事權,要政府喺議會痛到入肉而唔係喺選舉時抓痕,先係正路。你話區議會度無人可揀,頂,選舉從來都係選個無咁爛蘋果嫁啦,有尐關鍵時候,縱容個人價值宣泄,換來的助長不擇手段的可以戕害全民。這樣比冷漠更愚昧,因為冷漠的他,至少不會認為自己不投票是天公地道義正辭嚴。

我都唔明,如果人力連"攞阿爺既錢倒阿爺既米"都覺天公地道,點解就放低唔到包袱去想選超級區議會議席,千方百計擴大勢力?
你怪民主黨出賣港人,喂,傾完阿爺唔係自動送十席俾佢地架喎,相反你就現兜兜袋袋,世上有所謂瓜田李下,你既然要標鎊自己高貴貞潔代表人民,唔理你係真係假你都應該老早切割,而唔係講埋尐近似"攞阿爺既錢倒阿爺既米"既言論,錢銀上無氣節,我點信你政治上有氣魄?

有人會認為,政府今次已經作出最大的讓步,行動爭取到最大的勝利。然而,當你面對一個非民選且由極權扶持、一心以共化香港為目的的政府時,手無寸鐵的市民只有兩個結果,就是絕對的勝利和溫水煮蛙式的滅亡。或許國教可能真的是政治任務,但洗腦著實不急於一時,我未必要即刻洗你,但就先要向你灌輸見好就收(所謂"好",對政府而言,未必不好)、曠日無益等自我感覺良好有餘、逢二退一的消極心態。永遠最為人所無奈者,就是難得的動員,都只能換得對家一時的手鬆,強的一方不痛不癢淡定捲土重來,弱的一方反而要顧這顧那左思右想鳴金收兵﹔而更不幸的是,一群為社會衝鋒陷陣的義士,竟然會覺得社會有人認為他們再堅持、再執著是蠢是錯,做出一個不求打大鱷,但求鱷口偷金的決定…或許,有人認為結束是策略使然、進退有道﹔但當你面對擁有絕對優勢的強權時,內心竟抱有一種自知力弱、只盼吋進、跟敵人好來好去以便來日再戰的心態,只道在外面吹噓群眾的全能,真的,餓足近一星期而換來一個執到好過冇的結果,真的,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