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9日 星期日

想說

看清世界,成不了利益為本,就只得憤世嫉俗。
價值扭曲,人心怠敝,方令一些理應毫無爭論餘地的事情鬧得沸沸揚


揚,與其對世情作無謂的探討或一廂情願的分析,然後如忠臣般死諫
淚求,倒不如出謀獻策,想想如何奪權。因為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只在時勢。只求一時公道不謀長久正路,等同自慰。

社會以寬容眼光看待港女攬洋男,全因對女性格外開恩,暗裡承認女

性始終弱勢﹔邁克說得對:所謂女權主義者,由始至終都是針對男性
來追,變相認定男性高在上。
道理顯淺不過,沒什深奧。

你估圖書館開通宵,有無誠品咁墟陷呢可?

因為自悲,所以無時無刻都要光榮,一旦光環熄滅,就怪當年盲捧的

所謂英雄丟人現眼,怪他有辱自己根本未曾爭取過的"尊嚴"。那邊
廂,中國人將脆弱的尊嚴押在本來勝敗常事的運動上﹔那邊廂,李旺陽之死,不及劉翔跌欄更有辱國體。

做人,真係唔好嘥時間乾著急,乾等,乾怨同乾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