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7日 星期二

有簡冇我

近日文字繁簡之爭,戰鼓瀰漫簡。




先自聲明,筆者懶得對號入座,不會認定用簡體字者必然歧視自己:就如我不認為商場將男廁設於二樓就是歧視男性,亦會暗地欣賞茶餐廳的電視播放英文節目。筆者亦同時深信任何使用中文的場合都得一律正統中文,不單反對簡體字標示,更對無端將書面語以口語入文嗤之以鼻。



反對簡體字,是反抗極權,是對其背後一切不容包容、不能包容的罪惡不予包容。須知簡體字絕非普通文字:它跟共黨八股一樣,乃政權之洗腦工具。簡體字乃極權獨步發明,見簡體字如見中共,時刻提醒你當家是誰。當簡體字漸漸成為日常生活的必然,就等同於全民逐步潛移默化地接受中共當權的必然與自然。你可以故作開明稱簡體字不過文字,但我肯定一直懷疑香港歸心的政權一定珍而重之,樂見你的包容成就其洗腦大業。



繁體字,是中華民族五千年千錘百煉的文化瑰寶,它不僅屬於這一代不屑子孫,更是全球共有的世界文化遺產。極權為私利為愚民摧殘優秀文化在前,枉談包容,就是助紂為虐。



反對簡體字的另一目的,就是抗拒劣質文化。包容,不等於無高低之分。要筆者縱容劣幣氾濫之餘還要見證劣幣驅逐幣,筆者寧願不包容。那些包容義士,這邊廂包容不能及不容包容之事,縱容劣質,那邊廂對不容劣質的一群不包容,這是什麼玩意? 一句到尾,包容,除了為自我感覺良好,還有啥?不問是非對錯而胡亂包容,不過是個別救世心態上腦的人者,總愛找著別人來枉自施恩,給自己臉上貼金之餘,亦無端為極權開路。



要香港獨善其身,既是守護公民社會的優秀體系和價值,也是保護所餘無幾的中華文化,人人識講愛國不等於愛黨,今日有人要求自絕於極權,就是對要中華五千年有所交待,有所承擔,而不是跟著那個一個必然曇花的“國”來繼續自殘。一個不過六十餘年的國,和一個悠悠五千年的族,兩者只能其一,別無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