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7日 星期二

什麼貨色的抗爭

還記得反高鐵時那個舉著"已經有流血準備"紙牌的少年嗎?
不知他現在捨得準備好了嗎?
 他,就是大多從事抗爭的人的縮影。
我們就是沒一個肯做及能作李登輝的人,不肯忍辱負重,目標為本,
只有忽然極端的亢奮
和竭斯底里的悲鳴。
太多事後孔明,
太多紙上談兵,
太多有勇無謀,
太多嘩眾取寵,
太多激情氾濫,
太多自詡眾人皆醉,
太多充幽默只抽水,
就像給一隻宰了頭的雞,死前東奔西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