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3日 星期五

攪清尐尐嘢

老實講,喺一對一既情況下,投票,從來都係為左剷走自己唔鍾意嗰個。
要表態,無必要等到此時此刻,現實係你唔打破門牙和血吞咁投唐,就死緊。呢個係現實,執意表態而妄顧大局,係自私,更是自慰。
 
有機會表態時就不表,不容純粹表態時就執意表態妄顧結果,為什麼?
 
做甲,有人會話阿爺有乙解讀﹔做乙,又有人怕阿爺會有丙解讀。問題係,如果我地真係叠馬,駛咩理阿爺點解讀?我地係夠惡既,就咩都係我地黎解讀。我地同阿爺解讀若然一致,咁先得人驚。
 
大喊香港已死容咩易?最弊係全民未曾諗過或試過施救,這邊廂一心
喊死等死,那邊廂搏有神蹟打救否極泰來。而家悲憤又點?想證明自己有先見之明篤定香港死路?
 
小圈子選舉,讓很多人過足推理揣摩攪笑宣泄癮,可以自覺精明,眾人皆醉。
 
想官逼民反,撐梁﹔想踩爺台,撐唐。
講到尾,社運是興是衰,還看群眾﹔若然三分鐘熱度又無心獻身砌下便逃,寧要蠢人,莫要奸人。
 
抽水,全因無力;抽得再中,除了瞬間沾沾自喜跟打小人式的阿q亢奮,還剩什麼?有什麼好讚?香港的死穴之一,就是太多醒目仔。只要捉中心理,醒目仔,永遠最易受人玩弄操控,因為他們精於自圓其說,不但自動自覺為權力開路,還會為一點點垂注而樂不可支,以為上位在望。只要讚他醒,只要給他一個盼望,再來小小甜頭,就夠。
 
我覺得那些自詡或樂於被稱為文化人或知識份子的人,很低能,因為在現代社會,有知識,有文化,好基本,不值得自吹自擂,更不用沾沾自喜。有知識,未必等於有良知﹔有文化,不等於不腐化。正正是因學富五車而自戀太過,妄想自己睥睨眾生,造就了許多自欺欺人或自圓其說的謊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