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1日 星期三

擱筆封博

既然言盡,也就緣盡。

無他,沒什可言,再說,亦是徒然。之所以徒然,原因有二,一來技窮,二來剖釋再多,都不過繞著一些HUMAN CONDITION兜轉,人,尤其是香港人或中國人,就是這樣,that's it。

封博的另一個重要目的,是自絕對他人認同的迷戀和渴慕,壓抑個人一時的妄自尊大、強充先知的虛妄。可以在理論層面大造文章,不等於可以在技術上達成目標,與其說冷漠源於愚昧,倒不如認清愚昧出於對得失成敗的權衡和計算 - 香港人不是不明白基本邏輯倫理,而是現實只能讓他們以doesn't give a shit 的態度來保護自己,就如不少人宣揚香港人告別中國情懷一樣,香港人,尤其是香港的精英核心,早就以種種行動和後路告別香港,對香港僅留一點只限搖頭的懷舊,而非眷戀。

或許,強要溫室小花移植沙漠,從來都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與其給庸流廢言終日牽著鼻子,動輒悲憤疾書,倒不如一個人斯人獨憔悴,自說自話,一切就在一本僅供個人參閱的日記,不求認同,不充先知,笑言世事,倒也順情適意。

是對是錯,由他,用不著拗過面紅耳熱,為的就是丁屎的面子。沒意思。

就此擱筆,後會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