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7日 星期五

局長,我支持國民教育,如果…



局長聲稱大家不要再執拗國民教育,應該商討如何教、如何避免洗腦,又說國民教育其實蘊釀多年,怪示威及絕食人士不識妥協。
日本侵華,也是蘊釀幾十年。
說我們不識妥協?好,筆者落地還錢,強烈支持國民教育,雷厲風行,大前題是只限六十歲以上人士,一切強迫。
理由很簡單,任何乘小孩茅塞乍開的灌輸,其實都是洗腦,若然政府認定國民教育不是洗腦,又何必執意要學生由細受教?再說,要六十歲以上長者受教,一來是他們飽歷蒼桑、閱歷廣博,自能對國家民族有深刻、獨到的體會﹔二來老民…啊,是國民教育可以組織各類活動,走走看看,讓長者們陶冾性情,亦屬美事。
更重要者,國民教育可以強化比中宣部及黨報更強的人民精兵 – 維園阿伯 – 雖知維園阿伯深明毛主席用兵方略,擅打游擊,忽然論壇咆哮,轉頭政總破口,轉戰千里都未尚喘氣,口沫橫飛,可堪長板橋喝死曹將的張飛,筆者深信國民教育必然能提升阿伯們的知識和士氣,為這些於四九、文革、八九未曾為國捐軀國建設的長者可以為黨為國作終極奉獻,氣走那些黃毛小兒,讓阿伯們得以重拾自信,喜極而終。
所以,局長,我願意妥協,你肯,我們就不再鐵屋吶喊,改到九月九日到票站選票疾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