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4日 星期五

如何投?

點解係向港共政權說不,而非向中共政權說不?
"我們代表人民",何解總有共產黨之影子?
有云:"拋頭顱,灑熱血",熱血的前題,是肯拋頭顱,不是拋浪頭,口舌便給、情急智生、能言善辯、風趣鬼馬,頂多是熱氣,頂多是亢奮。
偏偏在一個郁尐嗌痛的香港,這些姿態竟可跟熱血並論,還迷倒萬千精力旺盛的童男童女追星一樣,實在離奇 - 為什麼我沒聽過有人稱敍利亞反對派好熱血呢?
不過,問題來了:明知議會無效,應否選一個娛樂有餘的知識型小丑入局純粹踩場引起公眾注意輿論注目(但又怕本末倒置),還是相信一路走來的滿志經年,勉強有力回天?難題也。

2012年8月19日 星期日

想說

看清世界,成不了利益為本,就只得憤世嫉俗。
價值扭曲,人心怠敝,方令一些理應毫無爭論餘地的事情鬧得沸沸揚


揚,與其對世情作無謂的探討或一廂情願的分析,然後如忠臣般死諫
淚求,倒不如出謀獻策,想想如何奪權。因為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只在時勢。只求一時公道不謀長久正路,等同自慰。

社會以寬容眼光看待港女攬洋男,全因對女性格外開恩,暗裡承認女

性始終弱勢﹔邁克說得對:所謂女權主義者,由始至終都是針對男性
來追,變相認定男性高在上。
道理顯淺不過,沒什深奧。

你估圖書館開通宵,有無誠品咁墟陷呢可?

因為自悲,所以無時無刻都要光榮,一旦光環熄滅,就怪當年盲捧的

所謂英雄丟人現眼,怪他有辱自己根本未曾爭取過的"尊嚴"。那邊
廂,中國人將脆弱的尊嚴押在本來勝敗常事的運動上﹔那邊廂,李旺陽之死,不及劉翔跌欄更有辱國體。

做人,真係唔好嘥時間乾著急,乾等,乾怨同乾怒。


2012年8月7日 星期二

民族意識

愛,黨國不分﹔恨,也是黨國不分。

很多人,把對政權之厭惡轉移運動員身上,將運動員單純看成政權炫耀的棋子。
沒錯,中國運動員國家栽培,亦著實為政權所利用,然而哪怕是為生計,運動員對成績的追求和付出,也是不可抹殺的。奪獎與否,都該認同。

體育競賽,技有高低,我只知技高一籌的就是強,理不了中國不中國。中國人贏,我開心﹔中國人輸,用不著吃急敗壞,更未想過倖災樂禍,樂見對方失敗丟面興奮莫名,跟對方盲將勝利當成榮譽,其實同出一轍 - 你把勝利看得太重了。

要忤道政權,有很多途徑,只要你肯跟政權瞓身一搏不消極不謀後路,誰擋得了你。在尚餘言論自由的香港賣弄聰明或口誅筆伐,真的沒什麼好威威 - 在fb見得太多神乎其技的自慰,著實無奈。

有人為自己無心國家情懷、不為民族感情失智而自豪,自以為思維先人一步﹔國家民族這些人為標籤之所以恒久不衰,全因它們發乎人性,附合人性。在一個無法避免以民族、國家分界的世界強求大同,跟當年共產主義者妄想追求地上天國,是一場綺夢。尤其當民族、國家形態凝聚人力物力,成為國家間此消彼長的動力時,不問國家民族,還不是等同於跟新民妄談接納寬容:你以為自己傲視同儕普度眾生,最後不過給人狂抽後腳。

國家/民族意識,是人類之必然, 要論功過,就要歸究有人以國家/民族凌駕個人,國家為名私利為實,強要個人無限犠牲,強要個人服膺群眾,不問對錯,扭曲良知。我總覺得,能夠將國家/民族意識 - 請留意,不是天下唯我的"主義" -導向正途,讓民族樂於、敢於為自身的優點加以彰顯、發揚及培養,亦坦承反省自身獨有或固有的不足,"無論我有百般對,或者千般錯,全成去承受結果…" "我仍然能夠,講一聲,我係我",一個民族能夠如此看待自己,這種民族意識,多多益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