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3日 星期六

太多…半截英雄

迷信"啟廸"人心,是不理性﹔"鼓惑"人心、"煽動"人心、"激發"人心,不論定義如何,是世道昏暗下的唯一理性方式。
萬字洋洋,卻節節敗退,究其因,是太多所謂知識份子及文字人昧於暢論天下、普度眾生,卻忘了世人冷漠多於愚笨,而非你別有能耐洞若觀火。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只在時勢,這裡有太多弱軟無力的分析,偏偏沒誰能鼓動人心,還要捧打出頭鳥,寧願人人沉淪字慰,枉作士大夫之痛心疾首,卻不許有人捭闔縱橫,黃袍加身。
英雄主義沒有錯,最怕英雄自己忘記出處,羽翼未成卻以為傲視眾生,盲從當簇擁,大事未成便自爆喪身。
不過,在香港,太多半截英雄。

2012年6月7日 星期四

李旺陽

我信六四解放軍無殺死一個人,係尐示威者自己衝埋尐子彈到且不幸撞正要害又不幸失救致死。

2012年6月2日 星期六

六十四個不平反六四的理由(未完)


(事成後,例必有人批此文枉費周章,一句就夠…中國人,就是這個樣子…)

1.           要求平反六四,是簡接繼承認暴政,無異於你終日被丈夫施暴,卻可以為他的一句"Honey"而繼續受辱,甚至送上親生女受苦
2.           要求平反六四,就是給自己找個擁護或縱容現狀權長治的理由
3.           奢求平反六四,令群眾對政權猶抱虛構祈望,窒礙民主運動
4.           平反六四,給極權一個洗底的可能
5.           六四在人民心中,歷史公論自有,不用來政權/元兇來定調
6.           紀念六四,不是求平反,而是要付諸行動、成全理念
7.           要求平反,是對極權妥協
8.           當政者最怕秋後算帳,只有政權更替,方有所謂平反的一天﹔偏偏有人奢望如日中天的現政權蠢得洗心革面
9.           強權之所以能強,全因企硬,事事來硬,死不悔過﹔明白一旦妥協群眾,百姓就會亦步亦趨,讓步無日無之,最後把政權拉倒。想政權在六四讓步,妙想天開
10.       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只在時勢,平反與否,人人少理﹔與其奢求平反六四,倒不如直接爭取當年八九民運一直追求的信念和真理
11.       要求平反,是向強權猥自枉屈卑躬屈膝,千年民卑官高的蟻民心態及士大夫勸君之心表露無遺
12.       強權敗亡,方得昭雪
13.       求平反,皆因執著千古之名﹔恐怕逝者泉下有知,求的是真正為萬世開太平,而非虛名
14.       歷史證實,平反不等於懺悔,不等於改過,不等於撥亂反正。平反頂多不過權宜,要求平反,就是承認自己力弱
15.       權在人手,求什麼 平反”?
16.       與其平反,不如重演六四
17.       鼓勵維港兩岸每逢六四關燈悼念,場面震撼,影響最深,勝過每年跑單比數字,任人胡混
18.       平反平反,不平則反,不平但不反,為啥?
19.       六四,其實一直重演,趙連海、艾未未、劉曉波、陳光誠,他們的每一個遭遇,都是一小場六四的重演,這邊廂求為過去平反,那邊廂六四繼續在千萬人身上日復重演,何必?
20.       平反六四,長遠而言,只會愈求愈無力
21.       六四本來就不是什麼暴亂,平來為何?
22.       要求平反,就是間接承認強權有為六四定調的權威,承認這個定調著實存在﹔沒有你承認阿爺有權定調兼確實定調,何來什麼平反
23.       承認六四有平反需要,本身就是對八九民運的一大侮辱
24.       八九民運之不幸,在於當年學生對政權猶有一絲期盼,至死方休﹔今日求強權平反,何嘗不是重演當年學生的錯誤?
25.       只有制裁不了兇徒,才會去求平反,求對方好歹承認有錯,但求自己安心、釋懷…
26.       一旦政權肯假意平反,就會有人蠢得以為平反已是極權的一大進步,好應該假以時日,給政權自我完善的機會…媽的,文革都過了不知多少年頭…
27.       平反六四之價值,大前提是裡應外合,政權裡有當權者挾民情推波助瀾,偏偏在外人人善忘,恐怕只有六四重演方有千層巨浪﹔而體制內就更四野無人蛇鼠一窩…
28.       觀乎今日大勢,只有重演六四,方有所謂 平反六四
29.       與其奢望大陸重演六四,倒不如在香港重演六四,一個有如台灣二二八,屬於香港人的六四
30.       平反六四乃求強權再定調,與八九民運自由民主理念相違背
31.       平反六四聲浪寥寥,全因群眾猶信強權方能震懾四方,維穩維統一,除了大一統和天下大亂,中國人思維容不了、亦不信任何可能
32.       亂世要苟存性命,盛命更要發財運把癮,再說香港人從能善鑽營能屈能伸,要認真 平反六四,就只能有你無我有所捨棄,後路多多的香港人,頂多口喊平反
33.       平反六四,已經淪為等待耶穌回歸天國再臨式期盼,任人求求求想想想,大勢能更,唯有甘心去等
34.       向強權求公道,是對公的侮辱
35.       六四,是屬於全世界、全人類的歷史大事,與其求小數人的屈服,倒不如將它昇華為一如HOLOCAUST慘痛記憶
36.       要求,就求聯合國譴責,又或一如對否定奧圖帝國殘殺阿美利亞人之人士予以刑事責任,以非求強權平反﹔法輪功可以舖天蓋地,平反六四者為何不能?
37.       要平反六四,首先要分清黨國不一,此時此刻,反黨就是愛國﹔偏偏求一個該反、要反的黨去將一件在黨人眼裡只屬反黨的行為視為愛國,本身就是黨國不分
38.       將一件民族大事交由一時之政權去定調,本身就是黨國不分
39.       鎮壓,就是殺人,殺人,不是求平反,而是求緝兇、求昭雪、求正法,現在雙方純粹和稀泥,唯一爭取的就是等待當年元兇一一撒手塵寰,算什麼平反?
40.       可曾有人聽過要將李鵬緝捕歸案?只求平反但不求正法,這是什麼樣的平反?
41.       愈喊平反六四,愈造就反對平反或模稜兩可者藉詞上位
42.       政權愈容許你口喊平反六四,怨氣愈難累積
43.       自由只限集會及言論,其實不過溫水煮蛙
44.       只求平反六四,無異於普選僅望循序漸進
45.       平反八九民運跟結束一黨專政,等於求黨自裁,兩者矛盾
46.       平反不平反,根本多餘,最重要是要公眾明白八九民運並非一場誤會或階級矛盾,而是名副其實一場愛國民主運動,反腐敗反專制,是公義跟專制對恃
47.       今日經濟繁榮,是強權挾全民飲鴆止渴,無關鎮壓八九民運,八九民運不是一顆要及早切除的腫瘤,而是殘軀在絕地反擊
48.       當日對恃,是政權為私利私慾,逼得無知官民被逼生死相搏
49.       今日政權是鎮壓八九後的既得利益者
50.       中國不能亂的結果,就是國魂徹底敗亡
51.       當平反六四淪為口號或止於口號…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