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4日 星期一

雜思

身邊唔少人消極不抵抗,但又睇唔過眼有人負隅頑抗。無他,因為抗
爭者愈是頑固,就愈令消極派無地自容。可以說,消極派曾幾何時都一腔熱血,偏偏時世所迫,自覺不得不退;然而一旦故友頑強如常且愈戰愈強,他們就得審視自己當日的退守是有迫不得已,還是個人軟弱。誅心點說:他想故友成功,但更想故友失敗,他們失敗,好讓他們的妥協頓時理所當然。他們寧願仝人集體無力,也怕有突破的可能
 
要戰勝愚昧,先要去了解愚昧何來。必要時要裝得比愚人更愚取悅愚
民,方再談啟廸民智。
 
立法會係唔使講效率,何況會上本來就係議事,愈議得耐先至愈值回
票價。之前個別議員開會唔夠兩個字被趕,你話佢浪費公帑,而家佢講足三日三夜,你又話浪費公帑?比起嗰尐大腦麻痺嘅舉手機器,邊個更浪費公帑?想講效率,無須審判即時處決罪名其他就最有效率啦pk!
 
太多人,自覺猥自枉屈是正常,別人身先士卒就居心叵測。從政者向
人民撈政治本錢,天經地義,勝過靠極權黃袍加身。
 
口水交我地場場大勝,但對家勢力偏偏如日中天,有無人諗過點解?
 
我愈黎愈肯定影音使團係撒旦轉世無間道。
 
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何嘗不是馬列共產的二次創作?
 
 愛,不用低調,亦低調不了。因為幸福會經您的一顰一笑、你的舉手投足,你的肚腩,將您出賣。昨天夠膽追您,何以今天卻不敢承認您是我的最愛?
怕人笑怕閒言閒話?Jesus,閒言來自閒人,又不是什麼明星名人,用不著故作瀟灑。若想保存私人空間,最能保護私隱的方法,就是讓所有人當你透明,不屑一顧﹔偏偏愛到濃時,你跟她,照理當正世界透明,上天下地,doesn't give a damn。
 
分析既定事實,易過出謀獻策;出謀獻策,易過身體力行,是故眼下
天下文章如是,平賺虛榮,長嗟短嘆

既要一個可以任我鬧嘅人,又要一個亂鬧我嘅Simsimi? 嘩,人真係變態…
 
我諗係得香港人會選擇一種自己最舒服嘅方法黎抗爭。但係咁樣仲算
唔算係抗爭?
 
既然認定某節目愚不可及,何必要舖天蓋地專文論述,不斷聚焦觀眾
注意?文化人抽水為上,急於權充摩西啟廸民智,卻不願接受大部份人對自己的言論根本不屑一顧,自己簡接為愚民根源造勢吹捧。一句到尾,為眾人皆醉我獨醒的虛榮,為爬格子一個幾毫的生計而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