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4日 星期二

二次謎思

有人肯二次創作我嘅作品,一黎榮幸,二黎免費宣傳,三黎反映作品
普及,何來損失?最唔應該支持惡法嘅,應該係嗰尐版權持有人。

2012年4月17日 星期二

有簡冇我

近日文字繁簡之爭,戰鼓瀰漫簡。




先自聲明,筆者懶得對號入座,不會認定用簡體字者必然歧視自己:就如我不認為商場將男廁設於二樓就是歧視男性,亦會暗地欣賞茶餐廳的電視播放英文節目。筆者亦同時深信任何使用中文的場合都得一律正統中文,不單反對簡體字標示,更對無端將書面語以口語入文嗤之以鼻。



反對簡體字,是反抗極權,是對其背後一切不容包容、不能包容的罪惡不予包容。須知簡體字絕非普通文字:它跟共黨八股一樣,乃政權之洗腦工具。簡體字乃極權獨步發明,見簡體字如見中共,時刻提醒你當家是誰。當簡體字漸漸成為日常生活的必然,就等同於全民逐步潛移默化地接受中共當權的必然與自然。你可以故作開明稱簡體字不過文字,但我肯定一直懷疑香港歸心的政權一定珍而重之,樂見你的包容成就其洗腦大業。



繁體字,是中華民族五千年千錘百煉的文化瑰寶,它不僅屬於這一代不屑子孫,更是全球共有的世界文化遺產。極權為私利為愚民摧殘優秀文化在前,枉談包容,就是助紂為虐。



反對簡體字的另一目的,就是抗拒劣質文化。包容,不等於無高低之分。要筆者縱容劣幣氾濫之餘還要見證劣幣驅逐幣,筆者寧願不包容。那些包容義士,這邊廂包容不能及不容包容之事,縱容劣質,那邊廂對不容劣質的一群不包容,這是什麼玩意? 一句到尾,包容,除了為自我感覺良好,還有啥?不問是非對錯而胡亂包容,不過是個別救世心態上腦的人者,總愛找著別人來枉自施恩,給自己臉上貼金之餘,亦無端為極權開路。



要香港獨善其身,既是守護公民社會的優秀體系和價值,也是保護所餘無幾的中華文化,人人識講愛國不等於愛黨,今日有人要求自絕於極權,就是對要中華五千年有所交待,有所承擔,而不是跟著那個一個必然曇花的“國”來繼續自殘。一個不過六十餘年的國,和一個悠悠五千年的族,兩者只能其一,別無選擇。

2012年4月15日 星期日

戴頭盔、簡體字、知識份子、人生教練

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只在權勢。權未有而埋頭口舌之爭,不過自慰。
要奪權,外攻不如內破,做李登輝。偏偏人人既要威,又要戴頭盔。

簡體字,絕非普通文字,它跟共黨八股一樣,是政權的洗腦工具。簡
體字是中共獨有的發明,見簡體字如見中共,當簡體字漸漸成為日常生活的必然,就等同於全民逐步潛移默化中共當權的必然與自然,提醒你誰在當家。你可以故作開明稱簡體字不過文字,但我肯定政權一定珍而重之。我無心愛國主義,但如果甘為一時之權宜和利益而強拆自己民族千錘百煉的優秀文明 (btw, 繁體字是全人類共有的文化資產),這是什麼屁的愛國?
 
有學識,沒什麼值得炫耀。先不說何謂有或無,大部份人的學識,都
是拾人牙慧,坐享其成。所謂偉論,頂多一時娛人娛己的witticism, 夠換fb status,只此而已。偏偏很多有識之士,卻身陷積儲知識及炫耀知識的虛妄。高高在上,說穿了,還不是渴求羣眾的垂注及仰望,所以,知識份子,尤其是這裡若干夜郎自大的一小群爬格子,最可笑不自量。
 
 Thomas Sowell說得不錯:知識份子最愛出謀獻策,但又不願負責。太
多所謂點子,都不過是一廂情願,有時更是將點子當面子,埋首意氣之爭,實行將尊嚴凌駕尊重,自抬身價。社會愈重知識,反而愈令知識成為虛榮的憑藉。不難見有人以精於某一賺錢的謀生技能而無限自滿,卻對知識的追求嗤之以鼻;明事理,竟不及明原理;不是將知識等同技能,就是用知識來黃袍加身,睥睨眾生。
 
自稱人生教練,需要一種超現實的自信,以及一種將人生收窄為只限
求偶的價值觀。不過實在不用怪當事人,單看fb,何嘗不是充斥著種種睥睨眾生的罐頭道理?更可笑的,是有人會在fb預告自己將會專文論述,各位記得留意: 佢真係以為人人翹首以待,為他的談風弄月所傾倒。他們跟教練,九十步笑一百步。

2012年4月12日 星期四

嘈夠未

我唔會覺得一樓無男廁,要走到二樓先有,茶餐廳開英文台播英文字幕就係"歧視"我 - 我最多行多步,或者叫待應轉台(我甚至會暗地欣賞伙計們有學識睇Pearl)。另一方面,喺用中文嘅場合用正統中文,天經地義,我唔單止反對告示用殘體字,甚至將書面語改成口語啊喂咩,我都反對。就係咁簡單。

2012年4月2日 星期一

什麼才是真強勢?

說遊行是港人的一種生活方式,全因大家明白政權的愚昧跟欺壓,日復一日。


任他黃袍加身,他,根本就是強加於港人身上,即使在民調中聲望日隆,亦未見得當真萬民敬仰 – 既然明知阿爺屬意兼摧谷,除了愛你還能愛誰?

有人說,香港政府威望掃盡,是時候來個強勢領導,真正強政厲治 – 香港領導人要強勢,應該是得勢自七百萬人香港人的認同,而不是北京的貼金﹔香港人要守護有別大陸的價值和制度,不是靠一個喝著爺奶的兒皇帝狐假虎威。兩種強勢,前者是建基於尊重民意、體察民情、向人民負責,後者是向權力訕民賣直、唾面自乾,慷港人之概,為一國昏亂之大局而犧牲點點文明公義。觀諸現代社會,強勢,從來都是由下而上,而非封建時代的由上而下。有人想真正強勢,好,上任後立即主動向爺提出廿三條全民公投,敢向全民承諾真普選 “齊心”事成包在我身上,肯為未能上大陸的泛民議員爭取回鄉證,這樣就是真強勢。

只敢動輒對手無寸鐵的一群出動解放軍恃強凌弱,是對背後強權的訶諛奉承,對人民力量的懼縮怯懦,是內強中乾,是弱之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