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6日 星期五

無奈地,唐唐,我有小小鍾意佢...

反正選舉一場鬧劇,當然要支持最過癮的那個:先讚唐爺膽識過人,爆料頻頻,明副其實盲拳打死師傅,再加他不時的言語錯失,不是拉布訧是語塞,重點將到就例必鐘響。

選可愛還是選陰濕,心裡有數。

觀乎整場辯論,可以概括如下:

梁:我最完美。
唐:人無完美。
何:我小你兩個X味!

既然志在食花生,政綱好壞細節如何具體怎樣,倒是小事,反正官商共生密不可分,沒什麼寄望可言。政治,本來嚴肅,偏偏台上滑稽台下喊咪,政治娛樂化或低俗化,無可避免。

政治娛樂化的禍害之一,就是令本來無力感已重的群眾更加不肖政治、無心政治。竊笑的結果,就是令人人但求過把癮便算,攪笑抽水無妨,真正投身政治?

"唔係嘩,咁on 9?你睇下嗰班友仔…"

久而久之,難保大把份人以為嘲諷政治就是參與政治,可以揭一時聲勢,卻推不了固有體制。

美國comedian Jon Stewart在BBC節目"Frost on Satire"說到:

"The main purpose of satire is catharsis.... The main difference between a satirist and a demagogue is...we don't have the confidence to take the next step... we just sit back and say 'everything is wrong...' so what can we do? 'I don't know..."

嘲諷,到頭來也是為了賣弄機智,志在宣泄,反正目標大得不得了易得不得了,隨便都十萬八千個讚,萬人敬仰的虛榮,或真或假,也挺過癮。

香 港的死症,就是太多我們這類賣弄機智但又智慧寥寥的醒目仔,抽水百倍勇猛,投身就左右言他。愈是高學歷,就愈精於自圓其說,為自己的怯懦諸多推搪合理化。 我們笑從政的質素低下,但又會覺得自己醒到唔會做從政呢尐蠢事 - 並非關乎有沒有普選,而是就算民主降生,香港人不見得樂意挺身 - 因為我們要搵食,搵到食了又不知飽,飽死了還要死撐,休息一下再拚老命,很多人都不敢金、不願、未想過要為自己的社會承擔,只專心為個人的出路籌謀。我們 寧願絕處逢生,都未想過團結一致另闢天地。

抽水,讓群眾可以宣泄,怨氣無從積壓,反抗之心自然淡,有利強權﹔
抽水,讓創作人可以自我感覺大好,打小人式阿Q精神大發,一方面自覺凌駕眾生,同時又能完全抽身,彌補空虛和無力。

所以,特選愈看得愈過癮,人其實就愈無奈,因為台上正上演一齣你不屑演,但自己又不能不同時參演的鬧劇。你,也是鬧劇裡的一角。你笑人家是扯線公仔,卻忘了自己不自覺地跟著他們的步伐,翩翩起舞。

2 則留言:

berialm 提到...

這是港人死症,可能要等幾時香港發生如西藏一樣的屠城事件,或德國三十年戰爭一樣的內戰才能迫港人思考,迫港人投身政治。香港人的生活實在太優越了。

berialm 提到...

港人的生活太優越,激不起他們反思的慾望。看來要發生如西藏屠城或德國三十年戰爭一樣的慘事,才能激發和培育港人承擔政治的慾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