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7日 星期二

什麼貨色的抗爭

還記得反高鐵時那個舉著"已經有流血準備"紙牌的少年嗎?
不知他現在捨得準備好了嗎?
 他,就是大多從事抗爭的人的縮影。
我們就是沒一個肯做及能作李登輝的人,不肯忍辱負重,目標為本,
只有忽然極端的亢奮
和竭斯底里的悲鳴。
太多事後孔明,
太多紙上談兵,
太多有勇無謀,
太多嘩眾取寵,
太多激情氾濫,
太多自詡眾人皆醉,
太多充幽默只抽水,
就像給一隻宰了頭的雞,死前東奔西跑

2012年3月23日 星期五

攪清尐尐嘢

老實講,喺一對一既情況下,投票,從來都係為左剷走自己唔鍾意嗰個。
要表態,無必要等到此時此刻,現實係你唔打破門牙和血吞咁投唐,就死緊。呢個係現實,執意表態而妄顧大局,係自私,更是自慰。
 
有機會表態時就不表,不容純粹表態時就執意表態妄顧結果,為什麼?
 
做甲,有人會話阿爺有乙解讀﹔做乙,又有人怕阿爺會有丙解讀。問題係,如果我地真係叠馬,駛咩理阿爺點解讀?我地係夠惡既,就咩都係我地黎解讀。我地同阿爺解讀若然一致,咁先得人驚。
 
大喊香港已死容咩易?最弊係全民未曾諗過或試過施救,這邊廂一心
喊死等死,那邊廂搏有神蹟打救否極泰來。而家悲憤又點?想證明自己有先見之明篤定香港死路?
 
小圈子選舉,讓很多人過足推理揣摩攪笑宣泄癮,可以自覺精明,眾人皆醉。
 
想官逼民反,撐梁﹔想踩爺台,撐唐。
講到尾,社運是興是衰,還看群眾﹔若然三分鐘熱度又無心獻身砌下便逃,寧要蠢人,莫要奸人。
 
抽水,全因無力;抽得再中,除了瞬間沾沾自喜跟打小人式的阿q亢奮,還剩什麼?有什麼好讚?香港的死穴之一,就是太多醒目仔。只要捉中心理,醒目仔,永遠最易受人玩弄操控,因為他們精於自圓其說,不但自動自覺為權力開路,還會為一點點垂注而樂不可支,以為上位在望。只要讚他醒,只要給他一個盼望,再來小小甜頭,就夠。
 
我覺得那些自詡或樂於被稱為文化人或知識份子的人,很低能,因為在現代社會,有知識,有文化,好基本,不值得自吹自擂,更不用沾沾自喜。有知識,未必等於有良知﹔有文化,不等於不腐化。正正是因學富五車而自戀太過,妄想自己睥睨眾生,造就了許多自欺欺人或自圓其說的謊話。

2012年3月19日 星期一

撐唐

這個時勢,需要一個怯於傳媒、容易為民意左右的領袖。壞制度落在
蠢人之手,頂多任其發臭﹔壞制度落在奸人之手,任其偷雞鑽營玩弄鼓掌,任其以公利為名謀私利為實, 任其自以為英明蓋世自把自為,反而遺害驚人。
請不要再迷信選賢與能,不要投表態有餘後果堪虞的白票,兩害取其輕,請支持唐唐。

2012年3月16日 星期五

無奈地,唐唐,我有小小鍾意佢...

反正選舉一場鬧劇,當然要支持最過癮的那個:先讚唐爺膽識過人,爆料頻頻,明副其實盲拳打死師傅,再加他不時的言語錯失,不是拉布訧是語塞,重點將到就例必鐘響。

選可愛還是選陰濕,心裡有數。

觀乎整場辯論,可以概括如下:

梁:我最完美。
唐:人無完美。
何:我小你兩個X味!

既然志在食花生,政綱好壞細節如何具體怎樣,倒是小事,反正官商共生密不可分,沒什麼寄望可言。政治,本來嚴肅,偏偏台上滑稽台下喊咪,政治娛樂化或低俗化,無可避免。

政治娛樂化的禍害之一,就是令本來無力感已重的群眾更加不肖政治、無心政治。竊笑的結果,就是令人人但求過把癮便算,攪笑抽水無妨,真正投身政治?

"唔係嘩,咁on 9?你睇下嗰班友仔…"

久而久之,難保大把份人以為嘲諷政治就是參與政治,可以揭一時聲勢,卻推不了固有體制。

美國comedian Jon Stewart在BBC節目"Frost on Satire"說到:

"The main purpose of satire is catharsis.... The main difference between a satirist and a demagogue is...we don't have the confidence to take the next step... we just sit back and say 'everything is wrong...' so what can we do? 'I don't know..."

嘲諷,到頭來也是為了賣弄機智,志在宣泄,反正目標大得不得了易得不得了,隨便都十萬八千個讚,萬人敬仰的虛榮,或真或假,也挺過癮。

香 港的死症,就是太多我們這類賣弄機智但又智慧寥寥的醒目仔,抽水百倍勇猛,投身就左右言他。愈是高學歷,就愈精於自圓其說,為自己的怯懦諸多推搪合理化。 我們笑從政的質素低下,但又會覺得自己醒到唔會做從政呢尐蠢事 - 並非關乎有沒有普選,而是就算民主降生,香港人不見得樂意挺身 - 因為我們要搵食,搵到食了又不知飽,飽死了還要死撐,休息一下再拚老命,很多人都不敢金、不願、未想過要為自己的社會承擔,只專心為個人的出路籌謀。我們 寧願絕處逢生,都未想過團結一致另闢天地。

抽水,讓群眾可以宣泄,怨氣無從積壓,反抗之心自然淡,有利強權﹔
抽水,讓創作人可以自我感覺大好,打小人式阿Q精神大發,一方面自覺凌駕眾生,同時又能完全抽身,彌補空虛和無力。

所以,特選愈看得愈過癮,人其實就愈無奈,因為台上正上演一齣你不屑演,但自己又不能不同時參演的鬧劇。你,也是鬧劇裡的一角。你笑人家是扯線公仔,卻忘了自己不自覺地跟著他們的步伐,翩翩起舞。

醒目仔,多一個唔多

抽水,全因無力;抽得再中,除了瞬間沾沾自喜跟打小人式的阿q亢
奮,還剩什麼?有什麼好讚?香港的死穴之一,就是太多醒目仔。只要捉中心理,醒目仔,永遠最易受人玩弄操控,因為他們精於自圓其說,不但自動自覺為權力開路,還會為一點點垂注而樂不可支,以為上位在望。只要讚他醒,只要給他一個盼望,再來小小甜頭,就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