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1日 星期二

死亡習作


 
一個乘熱門墮馬偷雞,對市民忽然義不容辭的小婦人,沒什麼好瞄頭。
一個只顧建制派內部大和解,卻緩和不了中港矛盾,甚至有可能促成政黨政治賣港昇華,更加證明了所謂選舉真的圍內猜兩板,建制自彈自唱自斟自飲,七百萬人再著急再批評,都無關痛癢。
一個私德缺失,公事欺騙的所謂黑馬,明明千夫所指,都仍得逾三百個既得利益者的忠實支持死命護駕,無視民情,只道爺意,他日要連本帶利報恩還債,來日寡民境況之無奈,不難預料。
一個處心積累覬覦大寶,空頭支票大開,明明身居要職,有份促成往日慘局卻來置身事外,大喊重新出發,誠意、能力,惹人懷疑。
一場選舉,八方混戰,人選再多,吵鬧再烈,都改變不了一個事實:無論誰人登位,都是兒皇帝,都得繼續為所謂國家大局奉上港人的利益,迫港人就範。就連參選與否都要先顧風向,看人眼色方敢挺身而出捨我其誰,誰敢信他/她以後敢向中央據理力爭?權出北方,自然籠絡權貴,自然要死守建制,就註定要送香港上絕路。所以,支持誰,接受誰,寄望誰,都是絕望,都是無力,都是猥自枉屈,任台上每一人侃侃而談,都是在侮辱港人的智慧,都是將港人當作牲奴驅趕。
所謂熱鬧,都不過是香港的一闕輓歌在驟然響起,或四面楚歌,或十面埋伏,以為自己食花生看好戲,其實是在拍攝死亡習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