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5日 星期三

致港獨

無錯,係我苦我婆心同你地講,唔好再做傻事。
我所指既傻,唔係指你地擁護港獨。
我只係從原則同策略考量,希望你地用下腦。
首先,你就算要攪,可唔可以低調尐攪?真係有心攪而非懶熱血懶悲憤既話,點解唔學台獨教父李登輝韜光養晦、臥薪嘗膽?點解稍為諗到少少所謂理論就急不及待地高談闊論,慌死人家快你一步無得威,又或者一心只想情感澎湃發泄不滿,其餘一概妄顧?
再講,你要獨立於咩之外呢請問?係中國,定嗰政府?獨立,唔係你孤懸在外自顧自埋位猜兩板就成。要成事,講到尾都係要後庭那個專政垮台﹔而要專政垮台,就得靠大陸人民跟政權內耗,摧毁抓緊香港咽喉既魔掌,等香港漁人得利。
不過問題又黎喇,若然專政真的垮了,香港屆時又仲有無獨立既理由呢?
定係提倡港獨既人其實心裡認定專政真係可以千秋萬世,所以唯有獨善其身?
你想香港真係有自由,面口對著既就唔止七百萬,而係十三億。你家陣一味亢奮一廂情願話港獨, 想動之以情,無人接受﹔想說之有理,無人會聽,到頭來反而會令大部份人只道你香港人自私自利忘恩負義,更加擁護專政以統一以民族之名替你個天行你個道。你今日為一時憤慨而不甘、不識暗度陳倉,不以香港垂範大陸來喚醒大陸人,作個圍委魏(大陸)救趙(香港),淨係一味話香港無自由行無東江水唔會死,SORRY,你再慷慨解囊再義正辭嚴,都係出於自私,自私於滿足個人傲視同儕的虛榮,自私於抒發一時之濫情。
無錯,無東江水無自由行未必死(呢尐係你少數人諗法),但無國家承認無人家封殺,一定會死。
家陣既所謂港獨,無異於一哭二閙三上吊既愚婦:因為無力,所以就搵樣對家最驟忌既野黎嚇唬佢,一於集挑釁、立異、攞威、恐嚇、自慰、充大佬等心態於一身。問題係你唔肯先積蓄實際權力或力量就想發矛,妄想可以置身局外,借談風弄月指點江山,幻想自己決勝千里,到頭來只會換來對家有藉口作舖天蓋地既壓制,你自己一個人跑得動,卻累了七百萬人一同連坐,迫七百萬人屆時要權衡實際利害,或無心或被迫地歸邊政權,助紂為虐。結果係你以為自己係烈士,實在係港奸。
講完,喜歡批鬥或歪曲隨你,就算你講贏我,自我感覺良好一輪,SO?

1 則留言:

飛蚊導彈 提到...

很有見地,策略上我同意您的說法.
於香港無論在政界(泛民和建制派在這方面出奇的一致),還是普羅大眾都崇尚"中華大一統主義"的氣氛之下,太高調搞港獨的確會有反效果.而港獨的最佳時機也很明顯是中共勢弱甚至倒台之時,以避免正面承受中共的軍事威脅與外交封殺.

不過在原則方面,我卻不能同意你的說法.
首先,無論中共健在與否,港獨都有其必要.港獨不但是要逃避中共暴政,更重要的是防止經中共蹂躪後變質的"中國"劣質文化入侵以至同化香港.後者在中共倒台後,因為難民潮等因素只會更為嚴重.

其次,雖然有很多人說港獨"不切實際",但是更不切實際的,是所謂"垂範大陸","圍魏救趙"的目標.您之前也說過"用民主反攻大陸,台灣不能,香港更不能"與現在的說法豈不是自相矛盾嗎?
香港當年以英國殖民地的割裂身分,成為孫文的"革命基地",都要幾十年的時間才能完成革命.現在香港逐步被大陸同化,成為革命基地的條件比當年更差,有可能在香港被完全同化之前反方向同化大陸嗎?
從這角度看,港獨甚至可算是一個"緩兵之計",避免香港大陸化,為整個"建設自由民主中國"事業爭取時間,讓香港重新以比較抽離的身分作為影響大陸的"革命基地".

最後,"暗度陳倉"的確可取,但"垂範大陸","圍魏救趙"究竟是手段還是目的?終極目標是爭取香港的民主自由,還是中國的民主自由?
為甚麼香港人"想香港真係有自由,面口對著既就唔止七百萬,而係十三億。"? 香港人何解要為中國人的民主自由,去承受到頭來自己失去民主自由的風險?
香港開埠百幾年來,中國(從滿清到中共)給過香港甚麼?香港人有責任為中國犧牲嗎?

不過話說回來,對香港來說,比港獨更好的選擇是趁中共勢弱甚至倒台,而台灣有望成功獨立的時候(以現在台灣的形勢,"中華民國是台灣"恐怕是必然的了),宣布歸順"中華民國",最少可以享受台灣民主自由的同時,也受到台灣(以至韓日美等國)的軍力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