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5日 星期日

從烏坎看若干港人倒共之亢奮


烏坎起事,個別作壁上觀的港人興奮莫名,高喊星星之火,中共倒台不遠。
一廂情願的他們不明白:烏坎人求的,不過是一個公道。他們只求地方政府在個別事件上屈服和退讓,而未曾想過、亦不敢要拉倒體制。至少對烏坎人而言,變天,完全超越他們的理解範圍,天方夜譚。
偏偏只有少數香港人隔岸觀火兼霎時亢奮,搖旗吶喊,大有急欲親身調導指揮之架勢。奇就奇在他們一方面望烏坎一事可以席捲各地,卻又擔心抗爭可能釀成死傷 ,敢問政權不冷血兇暴死傷無數,如何激起群眾之同理心和義憤,對地方死心,迫中央割蓆?香港人想偷雞又要搏全身而退的獨有精神,在此表露無遺。
支持烏坎,是出於對公義的執著、對敗政的憎惡,但你我人在另端,真的沒必捕風捉影,無端亢奮或竊喜。因為只要中國人一日迷信中央愛民而地方作賊,一日服膺強權,一日以為認定少數人的強政方能維繫大局,一日認為不惜一切代價也得好歹維持現在這個不過曇花的好勢頭,哪怕地方衝突再大,地方政府再垮,所謂退讓,亦不過是修修補補,是雞肋的進步。真正的星火,只能源於人民自覺生而為人,覺醒到自己有權去作主、有責任去作主、有理由去作主,方能燎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