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4日 星期三

二百大洋的蛋撻

儲君英年買撻一打,竟然付鈔二百大洋,成為一時佳話。


人說英年堂堂貴冑,不識民間,這倒未必,或許那間店舖的蛋撻當真一流,二百大洋有多無少,建議老闆將英年付鈔照張貼當眼處,跟某店當年未代港督肥彭落區嘗撻相映成趣。

想深一層,那兩張二百大鈔,源出前政務司司長之薪水,乃公帑,本來屬於你我,順手一揮,銀碼不問,就只是為換來十二件蛋撻。為何只有十二,不是請客同場所有工作人員兼記者,簡單也,小圈子,餵飽少數人就夠,賣你利益闊佬無妨,送禮考敬就不過幾人而已,其餘七百萬人置身事外,當然只有看的份兒 – 任你如何在背後竊笑 – 想吃,你我未夠資格。

一次做秀失儀,也可解讀出深遠的意義,最無奈的,不是英年,因為他反正大位必登,才懶理你訕笑刁難﹔最唏噓的,是無權置喙特首選舉的七百萬人,只能抓著參選人的尷尬愚昧大笑特笑,排解對政治、民生及現世之無力,消極反抗,你笑我笑你,這一刻能夠笑到最後的,仍然不是香港人。或許阿爺是英明的,欽點蠢人以供群眾奚落挖苦,悶氣一泄,營役照舊。做特首,用不著什麼大氣魄、大藍圖,肯為阿爺擋蕉,肯迎清兵入關,肯為香港“陸”化出力,十二件撻換來的,就是一倉又一倉的八二年拉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