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4日 星期五

寫給你的(8)

你反抗,因為你是制度下的失敗者。




有人或會這樣批評你。



說真的,活在一個過不了自己良心制度,你肯繼續抗爭,雖敗猶榮,沒什麼好羞恥。



再者,何謂失敗,因人而異,因尺而異,所謂成功的一群,不願面對個人心靈的空虛、良知的失喪,唯有死抱足讓自己感覺良好、凌駕大眾的一把呎,死護不過聚沙成塔的自尊。



Eric Hoffer 的經典著作“True Believer”談及投身大型群眾運動的人,無不想藉投身群眾來擺脫、掩飾自身的不濟,群情之洶湧、運動理念之崇高,令參與者不自覺地與有榮焉,忘記現實社會的種種挫敗。我不排除社運中人亦有此心,自覺遺世所孤,唯有驚天動地﹔然而,參與者心思如何,並非關鍵,不足以否定理念的對錯和追求。再精準點說:我們不是不肯面對失敗,亦不是容不下失敗,而是我們希望社會的絕大多數,不用因為小數人的擺佈和愚弄而永不返身,未起跑就資格取消,永遠只有被壓榨的份兒。我們深信勝負準則不只當下的唯一,我們深信競爭可以更公平,人人都可以憑一己之力比拚能力、努力和運氣,可以真真正正地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們深信失敗不等於未日,不等於可以被剝削、遺忘、踐踏。我們深信扶強制強,而不至於流於豪氣干雲式的鋤強。



或許在你眼中,我們很失敗,工作不算尊貴,人工少你幾個零,飲食沒有你這樣揀擇,亦沒機會閒時遊歐旅美,可是在現今的社會,所謂分層,還是主奴,主,永遠都是少數壟斷,你我同一天空,地獄層數其實不差五六,你不自覺,沒打緊,亦不用怪誰,但覺醒沒錯,亦不會錯,撫心自問,成功如你,心底還不是城市人的空虛寂寞,你可以痛得隱住不發,不等於我要痛得不能作聲,就算我不過一人抗爭,反抗摻有私心,也是為著世人明知正確、卻又甘於噤若寒蟬的公理而爭,你們想假手於人去追求,就由我做這隻手吧!樂意之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