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7日 星期一

寫給你的(11)



區選,論議席,是敗了,沒必要自欺欺人。


民主之爭,註定長年,敗在一役,無關重要,事過反省,吸收教訓,就能再抖擻精神,重新上路。樂觀、堅持、時間,是我們唯一可以信賴的憑藉,當真矢志不渝,每次的失敗,都是一個契機。

只要我們肯soul searching。

敗的,不是理念,而是我們的盲點。

筆者以為,分析泛民對區選敗陣的看法,剖釋泛民及其忠實支持者的心態,`比分析區選落敗之由重要。

首先,不是每個戰場都可以單靠政治掛帥。不論泛民如何一廂情願,至少到現時為止,市民依然只將區議會等同地方工作,而非政治理念之角力場。不理什麼狙擊誰出賣誰,市民選區議員,心態很簡單:你有沒有為社區做過什麼?當選後是否會專注地區工作?事實證明,狙擊由始至終只屬虛擬,政壇明星不論如何擎天,大樹有欠根深,終歸傾倒。不知若干泛民巨星是否亦為自己所謂的魅力及高曝光率所騙,妄想空降他區,或想隻手將區選層面提升到政治論述的交勁,或純粹要對家大老下馬踩台,結果還不是光環一一粉碎,夢要醒。

區選敗北,泛民中又人難免將之歸咎於港人或中國人的劣根,任政權溫水煮蛙,為蠅頭小利奉上代代自由。筆者不否定部份港人欠缺遠見,眼光短淺,然而與其說這是港人的劣根,倒不如認清這是人類的本質,殊非香港獨有。評論人一廂情願地將要經年深化的公民素質看作理所當然,一蹴可及,再將人性使然當成港人不容寬恕的獨有劣根,恨不得捨下群眾自己扛上,如此自欺欺人,到頭來只會自我閹割,徒變犬儒。猶記得當年七一五十萬,人人額手稱慶,高呼港人萬歲,今日未夠十年,何以忽然港人又變得劣根暴現,無可救藥? 究竟是當真港人病入高肓,還是泛民一直以為多數支持實屬必要,以為單靠信念、形象就能呼風喚雨,忘記要紮根地方,點點打拚? 當你怪選民只知飲飲食食,何不問心自己在飲食以外,除了不時踩台政權,還為選民爭來什麼?

撫心自問,十多年鳥籠政治,民主不進反退,泛民貢獻有限,所謂狙擊,就更是願景欠奉,無力為泛民提供論述清晰、為網絡以外之民眾所理解的第三條路。泛民唯一能夠心繫群眾的,只餘理念、愚勁和憧憬,這些在立會層面或許猶有號召,想在區選發揮就可算緣木求魚。尤其連當事人都只將焦點放在自己黨派會否失席、別黨如何狙擊、對家如何漁人得利、要人家那個星級下馬出醜,而未見有人認真警告區會議席關乎未來特首選舉時,先是自動放棄將區選提升至政治層面,再加上地區工作著實遜色對家,兼奉種種分裂內閧的花邊炒作惹人討厭,泛民要敗,實屬必然。

說選民要懲罰,不是單純懲罰某一個黨,而是要怪你泛民知否自己在幹什麼。

建制派在地區有錢有面,比任何黨派都可以、亦都更民粹,或許他們自知黨格不堪形象欠奉,所在才肯委身地區默默打拚,由grassroots做起,力挽狂瀾 (其實藉此食窮建制,亦未嘗不可)﹔反之,泛民賴著民主光環高高掛,卻又忘記自己多年亦為建制所囚,實效不彰,民主你又節節敗退,地區你又遜色於人,卻想由上而下普度眾生。一個女仔想有個踏實男伴廝守一生,浪子憑什麼怪她港女拜金? 放低身段,真正潛身人間,將宣揚民主建基於紮實的工作、親身的接觸,以地區工作作為宣揚民主理念的渠道及誘因,而不妄想靠偉大理念就能天下我有,呼之則來,凡事絕非必然。泛民在區選以後,真的要醒醒。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對内既沒有凝聚力,對外又缺乏感染力(inspiration),那就不要搞政黨了,因爲弄來弄去都不會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