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0日 星期三

新界賽德克巴萊

驚見新界原居民為清拆僭建物暴跳如雷,還以為他們賽德克巴萊上身,名副其實是“如果法律要我們卑躬屈膝,那就讓你們看見僭建的驕傲”。
 
又不是什麼小數民族,新界原居民法外有權,還敢搬出前清律例,已夠離奇,這可比思慕國民黨蔣匪更不堪。僭建者明明往日偷雞在先,現在還敢視當日的不法為今日的當然,且在示威中以暴力威嚇,以示決心,啊,原來議事堂很神聖,所以不能擲這擲那,新界土地就神聖欠奉,可以任得原居民燒這嗆那,論教壞細路,恐怕立會議員望塵莫及﹔論有礙和諧,更不及原居民之強橫,竟敢挑戰中央任命之特區官員和法律。
輿論有云,香港人對新移民及外傭有欠包容,筆者說港人對原居民太過縱容。一切的恩怨,源於港英前朝為息事寧人,一味攏絡鄉紳,回歸後特區政府樣樣改弦易幟,偏偏對待原居民之手法就照單全收,偶有勸奉,卻長期被動,以換取鄉紳對新朝之忠貞。惟現在事實擺在眼前,貪圖政治權宜,終歸牽涉利益,最後挑戰法治,什麼愛國愛港親疏有別,最後也淪為為一席之地反枱了事。原居民自以為理所當然,甚至自覺為政權虧欠﹔政府好歹代表全民,得為捍衛法律而立場強硬,若然安撫無從,分階段又只會拖個天長地久,倒不如再來釋法,讓中華人民共和國律法凌駕咸豐年代的大清律例,一錘定音,打死無怨,又或新界原居民不服,大可向中央申請,正式跟港人割席,宣稱自己屬小數民族,土地自有,管理自兼,有優惠,有援助,從此不為香港所管,屆時政府樂得清閑,原居民又皆大歡喜,何樂而不為?
怕就怕鄉紳這脈一斷,火燒民建聯票倉,議席又得減,想清政治現實,又是萬萬不可。
雖云法律不外乎人情,然而倘若這些所謂“人情”,不過是繫於少數特權階層與政權的政治利益交易,要法律妥協,要全民屈服,誰都不願、不能、沒資格賣這人情賬。如果你可以妄稱不拆僭建物為保護家園而訴諸暴力,就不要怪被霸權操控,被迫蝸居或無處容身的升斗市民挺身發聲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