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1日 星期一

誰的國民教育?

有人問兩位疑似特首候選人,六四事件應否納入國民教育,筆者當場吐血,兼嚴正反對。


理由很簡單:眼下推行在即的國民教育,乃政權壟斷,容許政權置喙,難免軟硬兼施,個別學校或因背景及權衡利益,隨時出現定音的情況。一旦六四可以納入國民教育,這並不代表政權已痛改前非,而是六四事件已經為當局靜音消毒,保證安全,至此淪為一小抺無關痛癢的陣痛。

一日六四未納正規教育,討論空間就依然無邊無際。有關六四的資料和教材,網上、坊間比比皆是,與其任學生困在課室接受洗腦,妄想政權容許課程內容和盤托出或不故弄玄虛,倒不如繼續讓社會上的有志之士承擔薪火相傳的責任,在制度以外舉辦討論、座談、展覽、紀念活動 – 由民手握教育後代的主導,任社會自由辯論,勝過將下一代對民主的嚮往獻祭政權,任其宰割。

何況一旦將其納入課程,倘無須考試,學生沒心裝載﹔就算考試必考,學生亦必囫圇吞棗,劃地為牢。學校,從來都是專責啤製建制或社會所需的人偶,以事生產或建設,是鞏固建制的橋頭堡。要培養批判性思考,要新世代明辨是非,最終還是取決於大眾是否繼續任由歪理和不義蹂躪社會,愚化民智。活在一個不能是其是非其非、良知和道理也得服膺政治權宜的國度,任你課堂可以義憤填膺慷慨激昂,都只有突顯現實的荒謬和虛偽,成就一闕鬧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