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4日 星期一

這裡不是佛山

私院醫生失誤,分娩時飛嬰著地,事後院方一邊聲稱對 “嚴重”事故有別醫管局,不作通報,接著又云嬰兒情況“並不嚴重”。


第一個 “嚴重”已夠匪夷所思,試問誰敢去相信那個“不嚴重”?與其指摘院方跟醫管局欠缺共識,倒不如說個別機構樂見和稀泥,以私院之名,脫公眾監察。

說穿了,還不是八九六四天安門定論的再版:屠城還是平亂,不過各花入各眼,亦最好是各花入各眼。拗得多,論得了,可以模糊焦點,偏離事實,僥倖的甚至可以拖個天長地久,博它不了了之。

一個講求精準的專業,也得靠言詞含混以圖過關。然而不論判斷如何,重點不在於各自表述的 “嚴重”,而是在於事件確實發生:嬰兒無端受災,父母身心難熬,醫生專業失當 (更不用說嬰兒頭部著地,以後影響難斷)。任何一家以人為本、負責任的醫療機構,不論公私,也得該向公眾嚴正通報類似事件。判斷受傷影響如何,有賴醫生的專業,然而坦承錯誤,則是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的應有承擔,不是“專業”、“私營”等標籤可推搪得了。政治黑箱作業,我們尚且鋌身反抗﹔人命黑箱作業,更是為良知所不容。

私營醫療機構,收益重要,名譽亦是重要,然而醫療關乎人命,是一個終歸要建基於關顧的人的專業。事故,不是、亦不僅止於一個數字,如任專業、利益凌駕惻隱、羞恥和道德勇氣,這裡,不過也是佛山而已。

1 則留言:

Tata 提到...

呢D mug 叫五十步笑一百步囉...
唔係...我都搞唔清邊個係五十步...邊個係一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