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8日 星期六

一種感覺

先追本索源,還原基本步。
我選擇返回教會,全因為我想信。
沒錯,理由很簡單,就是有信的渴求。
所有的分析和思辯,都不過是為努力合理化自己的渴求,
查究別人的經驗,亦不過是讓自己得以按圖索驥,免行歪路,盡快投身信仰,
要求上帝先給預示?說要向祂呼告什麼實質的要求 ?
撫心自問,物質而言,人事而言,此時此刻,我根本就對它一無所求,
我只想祂能讓我、幫助我放低自我 - 那個一切煩惱的根源。
我相信,無我,不但可以少卻許多煞人的煩惱,更能去體現真正的平安和喜樂。
既然我早已預備投降,我又何必逃避,又有什麼逃避的籍口?
如果連這樣都自我壓抑,憑什麼說自己可以順心而行?
我不敢說自己這刻心無旁驁,完全無私,但我自覺學懂、亦願意將一些明知自己無可主宰的事情交予祂,聽其定奪,默默接受祂的意願。
我的天,我自覺踏出了信仰的第一步。
一場遊園驚夢。

既然如此,我終於明白,一個未曾自覺經歷所謂神的大能的人,憑什麼可以抱持一個基督徒的心態去呼求神 -因為就在我不曾感應到祂時,我已經渴羡慕祂 :由alpha到小組,由咀嚼C. S. Lewis的著作,除了想對基督教知得更多,可算是別無他求,又或不敢他求,每一次主導權在手時,我都選擇繼續走下去。
是一廂情願?不排除,但對重生的喜悅之渴求,令我必須作出選擇。當理性推論只夠自我感覺良好 ,而無法為我帶來一條出路時,我,選擇信仰。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Congratulations! Praise the L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