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4日 星期五

黑社會之砌生豬肉

以武奪權,以權壓人,謂之黑社會。爛仔,義之所至,勝過斯文敗類。


迷信權力,衍生暴君與奴材﹔迷信斯文,成就表裡不一的斯文敗類,巧言令色,訕民賣直。有人批個別議員言論侮辱,行為暴戾,實嘩眾取寵云云﹔然而,何解現今社會又能讓螳臂擋車的他們嘩得了寵,議席失而復得?公眾不對政制、管治、民生絕望憤慨,當政者不以歪論侮辱公眾,市民又何須假借議員之手警告政權,振聵發聲?

特首作為少數既得利益者推舉的“首長”,竟敢稱對一個得到過萬選票的議員言行感到 “冒犯”,香港政治現在就是處身這樣一個怪圈:獲廣泛民意認授的,要因一些傷害欠奉,但義正辭嚴的肢體行為而不受重視,甚至卑視﹔民意認授欠奉的,卻真的以為自己黃袍加身,代天巡狩,可以順口開河,言多侮辱。説市民不祈望議會內混亂激烈,偏偏選民就是投了他們,市民要不要,想如何,容不到一個亂點江山、表現欠奉的兒皇帝置喙。公眾也普遍反對替補機制,反感錄音機官位不降反升,政府又何曾聽過否?

立法會之所謂莊嚴,在於它理該是人民代表議政論政的殿堂,是民主選舉的最高體現。今日立會建制充斥,分贓趨炎,公司一票等同萬民意志,界別利益凌駕全民福祉,只容少數人悅君邀賞,不容真民意改變社會,明明腐敗卻自詡莊嚴,敗港禍港,這才是對立會最大的侮辱。政府跟建制可以謙謙君子,溫文爾雅,全因制度傾斜,阿爺供養,而阿爺背後所靠的,亦不過是拳頭機鎗而已。說激進議員胡鬧被趕人工易袋? 別忘了建制派只要一點頭,一微笑,一按掣,話不用說,腦不用想,就可以直達天庭,可以蒙權力接待,可以出席大少酒會聚餐,可以巴結權貴巨賈,可以跟政府討價還價互惠互利,盡享官粹、商粹、共粹之利。啊,忘了曾特首一味靠中央打救,政績欠奉,月薪卻高過統攝全球政經大事的美國總統奧巴馬。人工淨袋之餘,四十分都無愧於心,還能跟民選代表惡言相向但又睥睨對家,誰更happy?在為本地利益集團首,糾黨保駕,老屈民意,針對議員,敢問誰是黑社會,誰在砌誰的生豬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