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3日 星期四

由范變煩


她究竟選不選,人人都問。
她時而堅稱支持疑似儲君,時而又云必要時候挺身而出,一味兩手準備伺機而發
- 真的想服務市民,莫理贏輸,出心就夠。可是現在連選與不選都舉旗不定,
很,真的很難祈望你他日敢為港人向中央挺直腰骨。難怪她都承認自己有缺失,
民望下滑。
這就是特首選舉黑箱作業下之必然奇境:想選的,要顧慮各大勢力之較勁,一日機關未算都猶抱琵琶半遮面,一邊溫和儉讓,轉頭又抱負侃侃。而她,就更是奇境中的奇境:或許是給人問多了,她好像真的以為自己是盧中諸葛,要待全民三 顧草盧,方才勉強出山挽救江山。太太,對不起,公眾追問你,不是真的渴望你去選去贏 - 閣下多年來政績空白政見鬼崇,又未見什麼確切籃圖,沒誰了解你多少。問你,不過是想見你困迫的臉容,和神乎奇技的胡訨 - 因為你愈之乎者也,愈是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就愈顯當下兩位候選人其實同樣爛透,選舉制度根本篤定,難為你還侃侃而談,真的一副諄諄叮嚀的慈祥臉容。算了吧,,就算你選,甚至選贏,香港七百萬人也是沒份兒。你做特首,我們是無可奈何,無可推倒 - 不是我們全民奉表迎請你出山,而是專制政權大石壓死蟹。只要特首一日專為政權之權宜和苟延,以國家為名糾結鷹犬壓制港人,就註定跟認同自由民主的廣大港人難有和諧﹔只要他/她一日以國家全局及為小惠小利犧牲香港獨有法治及體制之優勢,就註定將香港拖向不過中國一市之衰敗。
所以,太太,不是有人問你就要答,反正你訨得辛苦,又要落得罵名,我心痛得限。說到底,筆者真的為你好:我想除了那碩果僅存的零丁選委,全香港,就得我真心支持你,諒解你了。真的,不想見你成了煩婦人,最終落得小丑過場的命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