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0日 星期一

百年一(廂情)願

當台灣人也對民國一百沒什感覺時,中華民國的國,早成空中樓閣。
若干香港人的所謂慶祝或遙念,對象不過是一種精神,一種理念,又或孫中山等革命先烈,就像聖誕節,只限紀念耶穌降生,所謂在地天國,始終未臨,甚至不復。
台灣今天的民主,是出於本省人在外省政權長年壓制下的激烈反動,是出於蔣經國深明以作客之人行黨天下無以立足台灣,是靠李登輝奧妙的變面政治讓蔣遺下的種子遍地開花,是鞏固自對岸長年劍拔弩張的恐懼心理。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在台灣獨有的悲情土壤裡茁壯,雖燦爛,但已不復在當下大陸的劣土裡生長,最終只怕橘越淮而枳。過去,中國人未有給從訓政過渡憲政的機會,當日分土地的引誘,成了今天致光榮詛咒,百年不衰。熱情既裊,理想幻滅,契機一過,奴態大成,空留餘憾和懟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