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5日 星期三

可笑的缺失

疑似儲君公開面對傳媒,聲稱自己感情有所 “缺失”,深感 “悔疚”,間接承認婚外情。
這就離奇了:日前仍為政務司司長的他,身居要 職,卻又不曾想到要公開悔疚向公眾交待﹔現在平民一個,竟然無端要向傳媒交待清楚?公職在身時私德有虧,卻要等閑賦在家時才跟大家 “推心置腹”,但見著記者又拒親口交代,名副其實是 “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愚昧之餘,信用大扣。
事件一揚,唐營迅速保駕,或云此事純粹抹 黑 – 當事人在雜誌專訪中和盤托出,傳媒追訪,是擦掉表面的批盪,何來抹黑? 又有人說選特首不是選聖人- 先不說選特首沒有我份,就算選特首無關聖人,好歹他也該是一個好人,一個有承擔的人。對伴侶不忠,份屬私人,可以歸咎於當事人一時把持不定,若能迷途知返 而對方又既往不咎,實不容外人置喙。然而閣下貴為下屆特首熱門,一旦對外聲稱考慮參選,一旦選擇向公眾交代事件,不論目的為何,連他自己也認為事件關乎個 人誠信兼繫於公眾利益,就該有受公眾質詢的準備。現在看來,他,明顯只想靠個別傳媒 “洗底”了事,而對非我傳媒諸多顧忌,一味糾結友好,自說自話,含糊交待過後,不容任何追問和質詢,所謂開誠布公,說穿了不過逃之夭夭。未選特首就學走精 面,再來扣分。
再說 “感情缺失”一詞。明明認錯,但又一廂情願地將事淡化為缺失,好像婚外情乃人之常情,無心之失,怯於、亦無心是其是非其非,如此 “誠心”懺悔,如此 “親近”凡人,選情真的很難轉差。何況,不惜利用對私虧之悔疚來淨化自身,就足見其求勝心切 - 當真對伴侶心存歉意,又怎會把她跟自己綁在一起面對公眾,接受無可預計的質詢? 相比之下,這種道德 “缺失”,比份屬私人的感情決失更為嚴重 – 莫論受害者是否心甘情願,她的海量汪涵,竟給對方用作成就個人野心的籌碼,一種給予取予攜的恩賜。既然連當事人都認定要向公眾交待事件,即使當事人愛夫心 切聲稱放低,也不等於公眾要同樣放低。太太你放低,是你好人.公眾跟傳媒關注候任領袖的應變及私德,自有繼續追查求真之必要,不存在什麼抹黑攪事。
一個人感情缺失、道德缺失、智商缺失,竟然仍能成為特首選舉熱門,這是誰的缺失?是否只缺失而已?
人無完人,必有崩缺,難怪有人害人再多禍國再烈,只要有權在手,都不過是英明之下的一時缺失,都是一番好意,誰的是十惡不赦原罪,誰的是一時脆弱的缺失,在這個盛世國度,分界從來清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