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日 星期六

咩頭都拗晒

狙擊,有如當年國民政府安內後攘外?假如當年國民政府剿匪大成再回擊日本,何來以後的多災多難,今日狙擊民主叛徒,道理何嘗不是相若?
不過,
當年,是強勢的國民黨傾全國之力,主導安內,
現在,是泛民一支單方面妄稱揭杆所謂安內,
當年,是民情不容國民黨繼續安內,
現在,未見得群情一面倒支持狙擊,
當年,國民黨終歸以抗日為最終目標,安內,是手段,是為了統合抗日力量,
現在,主導所謂安內的,游兵散勇,寧棄無須競選之議席,忘記擴張泛民席數之目的,但求純粹黨同伐異,去蕪存菁,隨時統合不成,倒給對家有機可乘,
當年,大片國土尚未淪落日手,國民黨尚能奢談先安內,
現在,全中國僅餘香港這一席之地,泛民跟對家只不過六四之比,吋土必爭,誰都沒有給建制派造勢、讓支持者心淡的本錢…
當年,蔣介石雖云安內以抗日本,卻未嘗不暗中與日交涉,還得依附蘇俄,
現在,假如狙擊安內成功,難道以後就無跟對家妥協磋商之可能?

今天,同室操戈之像既成,狙擊者一味殺聲震天,卻又不曾宣張自己跟"民主叛徒"分別何在、攻略為何,只道以狂熱、決心掩飾無力。既云權出人民,好歹也得理解香港人熱衷計算、權衡利弊的心態:不要把議席拱手讓予對家,就來跟我說志參與等風涼話,我投你,就是要你贏!告訴我:你若勝了,你們的以後爭取普選的方略為何?若然革命不成,妥協亦欠,選你進入建制,除了讓你一嘗義士慷慨的滋味外,我可以得到什麼,期盼什麼?我不是要你單純復仇 - 因為在民主選舉有眼無珠,根本就是正常不過 - 而是要知你能否為我爭取更多,如何扭轉所謂敗象?
筆者一直認為,明明有心取以代之,就不要借什麼民怨討債過橋,想將泛民拉回所謂正軌,就得告訴群眾你如何勝過人家,是良性競爭,不是胡亂廝殺。一句到尾,少數人有安內之心,卻無安內之力,無安內之策,無安內之勢,甚至不敢抽出安內背後的終極目標,旗幟鮮明地鞭伐,還要以志在參與等籍口補飛,這算什麼程度的安內?
怪,只怪狙擊派裡欠一個足以駕御群雄、聲望尚隆的蔣介石,而只有少數劃地為王、到處煽點火的山寨王…
他們口中的叛徒,不是當年的中共,而是國軍裡自家部隊,桂系、粵系、晉系、直系、奉系,而當年的中共,倒是今天理讓受政府拖累的建制派。說狙擊是安內,其實是教國軍各系互相猜疑熱血廝殺,給建制派一條活路,讓背後的祖國專政更能如狼似虎,長驅直進,當狙擊派以為自己大事已成(甚至是殺千刀的雖敗猶榮時),結果就是腹背受敵。
SHIT,你憑什麼要我為你的雖敗猶榮而付出漁人得利的代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