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9日 星期四

一狙再錐

狙擊,說是為要去蕪存菁,至清至純。

當初不論有否支持公投,今天一律以黨分類,猶如早年專政劃分黑五類,殺無赦。

狙擊的,除了一腔所謂古道熱腸,就什麼都欠奉。他們無法、亦無力為困局另闢蹊徑,但又偏偏要排解這份絕望,唯有一方面以誅心叛逆同室操戈,另一方面又妄想市民相信狂熱必勝、眾志必成。在他們眼裡,狙擊是等同摩西帶領猶太人逃離埃及的勞役:只有他們方知對錯,只有他們能教化群眾,但凡逆者,或心懷不軌,或表裡不一,或軟弱無能。他們從來都不曾想過:眾志未必站在他們這邊,民眾亦未必聽他們呼使。

一開始以"狙擊"作召徠,就註定整場運動很有可能趨向純粹殺聲震天,當局者一味只能亂批對家是叛徒、投共,卻又說不出他們有何盤算、良策、規劃、部署去爭取普選,可以在不妥協的情況下鱷口偷金。一味聲嘶力竭熱血為上,氣壯而無理,又或有理而無著,最終還只不過是保持著一群污合之眾的模樣,當權的對你闊佬懶理,普羅市民亦只道你惹人厭惡。沒錯,他們或許真的守持著什麼真理,但何必要將自己包裝成一個討債為名、予人攪砸全局、助敵得利的壞形象,而不切實給人一個比傳統民主派更優勝、實幹、敢言的模樣?要比,就該說自己有什麼什麼好,而不是專指誰比你差比你不堪 - 除非你是一把嗓子以外,別無所長,與其他無異?

再者,選你走進建制,憑什麼要我相信你不會重蹈覆轍,成為你口中的所謂叛逆?當日你可以單為公投與否而分裂,憑什麼要我相信你們今天可以眾志成城?你們還有些要員大聲說志在參與志在教育,大佬,席席千金,選,就是為了贏!少跟我惺惺作態,選果未有,就急為自己找下台階?你的犠牲若能為泛民保有席位,就是烈士﹔如果你個人"就義"促成對家助收漁人之利,你就什麼都不是。

泛民內多黨多派,縱是鼓吹手段迴異,至少理念一致,你要分餅,就該先想好如何壯大全體的餅份,而不是往已有的去搶去分﹔就算要搶,告訴我,你跟其他人分別為何?你說對家出賣民主,何是你連口中的所謂出賣的資格都欠奉,如果你可以說服我你這款企硬有果,策略有成,投你又如何?我知你不時抽水政權言談刻薄很聰明,但我們要的是更多、更長遠、更有部署,而不是你們現在胡打亂撞殺得性起。當然,愈自絕於世,愈覺受迫害,愈認定自己手持真理,愈肯義無反顧,但是有種的,就給你矛頭直指建制殺他們一頸血,告訴我:我比那幫民主叛徒更能殺賊更勇於殺賊,我就服。

由始至終,我只覺他們的唯一買點,就是擔當推倒祖國專政的先鋒。很多人支持他們,爭取普選還是其次,更重要的是認定他們敢跟專政對著幹,不妥協,有朝一日甚至可以垂範大陸,積蓄變天力量亦未可知。當然,現在單看他們只道喊殺所謂民主叛逆,而偏偏不敢對專政源頭叫陣,我,卻道天涼好個秋。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看他們只道喊殺所謂民主叛逆,而偏偏不敢對專政源頭叫陣", 恐怕真相祇是: 他們自己才是真正的民主叛逆, 賊喊捉賊, 以狙擊為藉口公然搞破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