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9日 星期一

報章免費 第四權無價

免費報紙近年如兩後春筍,車站街頭派得成巷成市,路人不明所以不分寶號,隨手一二三份拿在手裡,車上匆匆瞥過。


免費報紙方遍地開花,或有助催迫收費報紙提升質量。以事論事,免費報紙多講即食,而難顧政經社民之詳細分析,相等於酒樓餐前的鹹菜花生,過過口癮﹔收費報紙篇幅較多,版位多元,亦有力招攬當時得令或專業人士撰稿論世,等同一餐之頭盤及主菜,只要收費報紙不循免費報紙之即食之路 - 雜燴為上深度次之 – 畢竟社會對一份優質報章畢竟有一定概念,分得清誰大誰小,誰堪權威,誰僅消遣。再者,收費報紙正正 “貴”在收費,另加多年經營之品牌及聲譽,效應和分殊實非一眾無端彈出、無甚分殊的免費報紙所能批擬。說市民因免費報紙日多而對收費報紙祈望增加,恰恰反映社會始終重視收費報紙的傳統地位。免費報紙是左是右是誇是真,反正隨手一紮,才不打緊。

報章傳媒得以監察政權及社會民生,除有賴高質素之評論文章外,還倚靠進行需時、但迴響重大的調查報導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但凡政策失當、權貴勾結、法治不彰、社會陰暗等爆炸性議題,如四川地震豆腐渣工程,都有賴一眾資深記者上天下地,去搜索資料、聯絡要人,甚至以身犯險,方能再多角度之廣泛報導及分析,藉此探求真相,揭發不公。當中一連串的穿針引線、左支右應,均須投放大量人力物力,均須冒不平凡之風險,這絕非一般免費報紙所能做、所願做 – 礙於資源有限,它們的所謂調查報導,頂多是若干倫常慘案的背後內幕、某某醜聞要人的詭異生活,或靠記者間駁腳換料,或憑單人查根問究,稍為牽涉政經大事的爭議議目,就非免費報紙所能做。

雖云免費報紙大多不過填塞時間,讀者看過便算,然而它畢竟是傳媒工具,總有人看準免費報紙量多取勝的策略,樂於大灑金錢,或藉此為政權護航開路,或以此侵吞取向迴異之收費報紙的市場佔有率,暗裡抽乾個別報章的影響力。免費報紙讓傳媒百業興旺人人有工開,市民選擇增多,固然好事,然而關乎社會第四權,質,永遠都要凌駕於量,對專業的堅持,對社會的承擔,對促進全民討論社政大事之重責,不能丟棄,這是傳媒賴以繼續為市民尊重、信任、不致蔑視輕視的憑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