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7日 星期三

政權夢寐以求的綺夢

當全城不斷譴責示威出現肢體暴力時,大家都好像忘了特區政府乃受命、承權於專制極權。革命不是請客食飯,祖國政權之權力根源,是更大規模、更傷亡慘重的暴力。特區政府與北大人之別,在於前者機關算盡,以壞制度、真惡法等偽文明悉心包裝,成就大石壓死蟹、更張無望的體制暴力。


體制暴力,外表建基法律,實質是倚仗小數財閥官宦寡頭壟斷政經命脈,另加爪牙嘍囉叫陣護駕,親疏有別,黨同伐異。體制暴力有如意識形態,無色無味無嗅,但又借助本質傾斜的體制及權宜為重的法例,或藉口維穩,或以恐懼恫嚇,或持權專橫,由上而下層層施壓,致力營造一種教廣大群眾自覺抗爭徒勞、勢孤力弱的氛圍。政權靠著威嚇巧,掩飾自身民授欠奉的虛怯﹔憑著強調“拯救天下蒼生,捨我其誰”的花言兼吹噓願景的巧語,迫無權換馬的群眾只能繼續自欺自人,一注到尾,捨命賠身家。政權既手握政、經大脈,亦囊括絕大部分傳媒喉舌,操控警衛機關,眼下示威者明明未傷他人的高姿態激進行為,它們根本不放在眼內。真正令政權氣忿的,不是有人訴諸所謂暴力,而是他們膽敢以下犯上、螳臂擋車,當眾羞辱政權,否定當權者自有而有之必然。只是這個原因還是表面:政權憤怒之真源,乃他們恐懼示威行動背後反映的意見,深恐當中確有一定程度的民意基礎,故此必須惡人先告狀,以點攻面,將未及身體的肢體衝撞誇張近流血衝突,狡稱稍不嚴打就後患無窮,以便政權繼續固有的文質彬彬鬆容大度,一直溫水煮蛙,慢削港人應有、珍貴的選舉權,為香港民主留下一個真正禍延子孫的後患。

示威不是什麼大茶飯,對方勢兇夾狼草木皆兵,示威者隨時有受傷之虞,就算上得了報有曝光,一如某些人所謂的“搏取政治資本”,選民好惡變幻不定,從來都沒什麼保證,怎比得上可以北上受勳親蒙聖恩,換個人大政協袋袋平安?不是政權仗勢欺民侵權大甚,不是高官散播歪理行權宜謀私利,不是體制將反對派迫上無力回天之絕地,何來一幫青年人不打機不拍拖,走來跟你聲嘶力竭?沒有政權一刀又一刀一日復一日的萬剮凌遲,何來有人喊痛死命反抗?沒有官逼,何來民反?

乍聞有人指遞補機制諮詢的示威者乃“政治黑社會”,筆者笑了 - 先是恥笑:那有黑社會要打遊擊,只能衝撞打喊,事後還給百人圍堵,換不了一個幾個毫 ? 他們勢孤力弱,單純一腔熱血兼不涉利益,憑什麼恐嚇政權,敲詐什麼? 接著是苦笑:苦笑政權再度成功利用群眾對表肢體粗野之厭惡,分化群眾,迫警隊跟市民陷於對立,以逞政權笑裡藏刀,惡法侵權的陰謀。政權清楚:當被管治的一群都怕家衰口不停,但求自家耳根清淨,這無異於求留住男友而送上親女任其淫辱的狠母 - 這是政權最夢寐以求的綺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