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5日 星期一

有誰問過馬列毛鄧的原意

一個外傭居港權問題,惹來民間意見紛紜,日前有反對外傭擁有居港權的團權在街頭收集簽名,遭青年人踩場抗議。
沒有基本法流弊,就無今天的爭拗。誰都只能怪當日立法者疏忽大意禍根早種,而不能遷怒外傭依據條文白紙黑字,爭取一個有權申請及可予受理的資格。這是基本法的錯,錯不在據理力爭的人。
前律政司長梁愛詩云: “而家法律冇唔啱,只係原意上、對本來意思乜大家有爭拗。” 唔,反正都是輸打贏要,連梁女士都承認法律內容有欠清晰引致爭論,何不直截了當立即修改,而要次次勞動人大佛口金身,屢為司法獨立牽起波瀾?
筆者從來不明:要追索立法原意:當年有份草擬基本法的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成員不去問,卻走去問一幫當年未見蹤影、今日港人沒喊得出幾得個名字的人大?人大不是萬年國會,一朝天子一朝臣,誰保證今日的原意永遠絕對,他日毋須再為一時權宜狗尾續貂?
人 終歸會老,政府又要不要為這些權威人士安排神經科醫生,確保個別權威人士並無柏金遜老人痴呆,對當年立法記憶猶新,對今天的條文認知充分,方才釋法,以保 原意無誤? 再說百年以後,所謂有份立法者個個龍馭上賓,還可找誰來問立法原意?難道要找他們的親朋戚友,查究有什麼遺言不成?呀,集齊一眾 “權威人士”生前最疼錫的兒孫親朋,基本法每有爭拗,就學足毛澤東乖孫毛新宇,邀請他們時刻評頭品足,想到激動處淚流披面: “我爸彌留時念念不忘,提醒我家裡的鐘點MARIA不是好人,不要給她居港權…”,這樣一來可以保證生者原意不致有誤,二來動之以情容接受,三來便於調導 控制,四來一顯偉大祖國有情有義不忘本,還思及人家孤兒寡婦,真是想來都覺得祖國很有人情,很孔子。
一國兩制的偉大構想家鄧小平走了,誰想 到要去問問他五位兒女,老爹為香港留下什麼遺言﹔在簽署中英聨合聲明中至為關鍵的前總理趙紫陽,幽禁北京十多年,又未聞有港人拜會他老人家,為香港的一國 兩制指點迷津,結果弄成今天何謂 “港人治港 高度自治”都各執一詞,港人外人同樣猜疑,兼讓投機份子混水摸魚,予取予攜。要問原意,今天偉大的黨行有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納資本家入黨,亦未見得曾經問 米請教馬列老毛。連歷史都可以亂改,原意亦可為一權宜之便,大聲便算。究竟要到何時,港人的民意,才能凌駕面目模糊的人大之原意?恒久的真理和公義,何時 才能蓋過原意和權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