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日 星期一

很後現代鐵道部


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絕對是後現代主義之極致:真相為何,全憑受者一情願的理解,你可以不信,但我也是對的。霸權在手,你不要、亦沒資格否定我。
一個正常的記者會或新聞發佈會,旨在向公眾及傳媒交待事件,讓社會了解事件當下的發展。如果有關當局人根本不在意受眾信不信,純然一副權威人士之架勢,那倒不如發張皇榜便算,不要東施效顰,亂學西方那套公開架式,詒笑大方。不過話說回來,這下好歹讓全中國人得以醒悟:呀,原來真相真的由官員掌管,是那幫老頂才剛剛下馬的舊部。官員說他是而不是 、“肯定,沒有當場掌摑記者送去勞改坐牢,在中國獨有官僚風氣下,算是最大的讓步了 他們的開明,就是任你們這些小民去猜去想,但只能往心裡想,嚴禁明言﹔要見光,老子信什麼,你得寫什麼。想到中國難得猶有“猜想”自由,黨的恩情怎會不比天高?
在偉大政權眼內,執政為民,關鍵是無須理會人民 尤其是那些手無寸鐵、生存得靠政府擺弄的小民。試問沒有小民的愚昧,何來偉大領袖的英明?何用救世主去帶領?在中國,人民只能愚,亦必須是愚,偉大領袖方有存在的價值,方有指點江山的理由,所以刁民想什麼信什麼,遠至八九六四,近至溫州慘劇,都可以一棍抹殺,一筆煙消。腦袋不過水做,終究抵不了拳腳相交。再說,執政為民,只限順民,未成順民的,有法將你搓成順民﹔死了的,連人都不再是,就不用說民,敷衍處理,真相莫問,政府連活著都懶理,會為死了的費神傷身麼?
假若動車的乘客包括江總,慘劇一發,結果又會如何?“江總神人,在殘骸獨自走出來,完恐無缺,情況好得不得了!總之他老人家安好…”“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沒錯,偉大領袖是生是死,最後也得操縱在政權手裡。說江總死在動車,想鐵道部抄家是不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