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9日 星期五

偽開明的代價

與其說港人嚮往民主,倒不如說他們期待一個有效率、有遠見、肯承擔、敢代表的政府。
今日大部分人高舉民主,原因好簡單,就是環境惡劣得令港人寧願親身肩責管治的重擔。所謂環境惡劣,並非單指經濟不好,事實上,單論經濟數字,成績著實不差,問題是只限好於一小撮人、一小部分界別,炒賣升天,實業難成,打工薪酬死水,通脹水漲船高。其次是政府為虎作倀,剝削民權,不惜為政治權宜顛倒是非黨同伐異,狐朋狗黨不是長頭草,就是互相傾軋搏得大寶,整體氛圍之差劣,都今大部份港人有挺身而出的衝動,想靠自己的選票,選出自己心儀的代理人,打死無怨。
所以,問題從來都不是民主是否萬能、香港行真普選又如何等等,真正的心結,是港人眼見對香港介心未泯、偏聽則暗的北大爺三番四次揀錯卒點錯相,屢屢錯估形勢,漠視民情,以圖借特區政府之手強加想法於港人,港人忍無可忍,末路之下,唯有投奔真普選真民主一途。眼見現有體制勢必車毁人亡,就唯有靠爭取民主,力挽狂瀾。
一國兩制當年一出,承諾給港人當家作主,從此註定港人不會再當過往殖民時期的被動群眾。當年偽開明的代價,就是今天的政治抗爭。不要怪誰,怪就怪你當年強裝開明,今天被迫仁慈到底。
而我等小輩,其實亦未想過什麼驚為天人的舉措。 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我們這一代,不求一下子石破天驚,只求保持跟政權抗爭、對立的氛圍,讓周邊人明白,抗爭是可以,可能,應該。

2 則留言:

AC 提到...

回歸以來,從來未聽過政府說一國兩制下香港人可以學做主人翁。

要不是王光亞早前曾批評港府及公務員團隊缺乏長遠治港規劃藍圖,曾特首就不會跳出來,厚顏無恥地說這樣的廢話!曾特首徹頭徹尾是一條搖尾的哈巴死狗!

Tata 提到...

一個膽怯, 沒承擔, 只懂附從的打工仔, 乖乖地自居哈巴狗還好, 為什麼又學別人把面子放到頭上, 還強裝懂尊嚴有什麼用? 奴才還是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