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8日 星期四

惜別會

本來是生者給逝者辦的,現在竟由我來當主角。
或許,這樣可讓自己得以靜下來,反思自己這二十九年是如何走來 - 沒錯,是廿九而已。
類似這些"抖擻精神 重新上路"的舉動,自己其實一直有做,只是次次三分鐘熱度,輕易故態復萌。
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若道生死,面對禍福無常,人,控制有限。可以趁在生辦個惜別會,很好,至少有機會讓自己少了一重懊悔,可以透過跟摯友"臨別"之交流,重新思索待人、處事之道。
只怕沒人來。
朋友不多,知己更少﹔熟人,比比皆是,可以鬆容相對的,卻不過寥寥。聽得太多客套無聊話,人都變得有點麻木,廢話必拒,真言難覓。
所以,如果辦得成,真心希望自己的好友可以參加,踴躍發言。氣氛怪怪是必然的了,但能將它看成送別昨日的我,朝更好的歸屬邁步,何嘗不是美事?
報 紙雖云港人男性壽命平均八十,全球最長,然而環顧四周,不是未老先衰,就是壯年重病。試問所謂八十,當中有多少精力充沛、心廣體胖的日子?人生不如意事十 常八九,有幸活到八十,恐怕當中有幾十年都是愁眉苦面。所以我已經不敢說自己來日方長,有事推遲 - 因為沒誰欠我這條命,一旦要走,連呼冤都無門。學黃子華說:人生苦短,"有得咩就咩啦",最重要是力所能及而又隨心所欲,為自己和自己的最愛而活、率性而 活,俗務可免則免,人言可蔑便蔑,不苦於人家自詡的"正常",但求保守自己獨有的品性,便算完滿。這些日子,我學游水、學打鼓、再畫漫畫、參與義務活動、 寫文,算是為自己嚮往的人生籌謀,嘗試去真正享受、感受人生。沒什麼經天動地,亦求不了什麼名利,為的,不過是讓自己心底感到充實、豐足。人生,難以無 憾,然而能夠善用過,就算不枉。希望以後日子,自己能夠更加勇於面向群眾,開放自己,因為坦白說:與其說我深藏不露,倒不如說我率性無從,是太多奇異眼 光,太多愚昧無知,嚇怕了我。尋尋覓覓,希望有日找著一個舒坦的落腳地。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我以為你至少39, 原來祇是29, 端的是去日不多, 來日方長.

Tata 提到...

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