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8日 星期五

參加"同行力量"培訓後感

同行力量網誌:http://www.togetherness.org.hk/tch/aboutus.htm
http://www.facebook.com/pages/Togetherness-%E5%90%8C%E8%A1%8C%E5%8A%9B%E9%87%8F/113397235977?ref=nf

我是同行者計劃2010第五期培訓班的參加者,課程為期兩天,即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二日。
是我媽離世後約兩個月。
如何找到同行力量?或許是緣份,本想找些有關善終義工服務的資料,結果給我遇上同行力量。
又或許是剛剛面對摯親離去,整副心思忽然放在生死之上。我不知自己想追尋什麼,又或許僅想找些人陪而已。
結果,我完成了整個課程。
課 程的主要信息,是出死入生,透過理解生命的倏忽和無常,令參加者有機會反思自己的人生,好好把握每一分在世的光陰。所謂“把握”,並非要成就什麼豐功偉 業,而是要勇於、樂於為自己在人生找個駐腳,做自己想做的事,做自覺有意義的事,在有限時間裡努力爭取,即使未必換身外人的認同,只要能令自覺不枉此生, 就沒遺憾。
能夠克服對死亡的迷惑和恐懼,就能有率性而活、順心而生的勇氣。
聽上去,好像很抽象,很說教:好地地在生,談什麼 生離死別?太遙遠的東西,說來幹麼?或許出於恐懼,人總愛逃避所有生物無一倖免的必然結局,即使生離死別時刻上演,人總認定自己生存之必然:好地地,我怎 會死?是的,四川地震、南亞海嘯、菲國被脅持人質,誰會想過自己要跟至親好友陰陽相隔?襲然而來的死亡,確實不容他們有任何反應,他們連後悔、反思的機會 都沒有,然而撫心自問,假如人死後真有靈魂,回首前生,誰不會有感美夢太短、時間太少?活下來的,又會否為你的猝逝而遺憾終生?誰會甘心要生者傳承自己無 以名狀的追悔?
得享天年的少數幸運兒,尚且對過去有所迷思,何況是我們這些此刻禍苦難料的普通人?
珍視生命,不想對方別時牽 掛,不想自己走時遺哀生者,是對自己仁慈,對至親的安慰。我問過自己:如果我能早早參加這個課程,說不定會更早認清自己的人生並非全屬自己,我追求無憾的 人生,亦是為了讓我媽有日安然離開 - 沒錯,骨肉情深,釋然是完全沒可能,然而至少我能更坦然接受死亡的自然和必然,不再執著於要我媽戰勝病魔,甚至她我未盡全力,更早為她、為我有所準備,善 渡生命的最後階段。
猶記得課堂之上,導師播放了一段影片。片中主角的母親癌症末期,主角終日陪伴在側,直至母親離世,自己終日獨守空房。那 一刻,我感觸很大,媽離世的瞬間湧上心頭。同樣的自怨,相近的不忿,近似的絕望,一下子又盤據了我的思維,在往後的討論裡,我不自覺地打破慣常的沉默和抽 身,在一班我認定值得信任的準同行者前,道出過去兩個月的反復和昏亂。我一方面頓覺釋懷,思緒一時迸發難止,但同時我又萌生相逢恨晚的感覺,自覺當日可以 為自己、為媽做好一點。正正是因為我倆不願面對將至的死亡,不想承認有離開的可能,結果我和她都選擇沉默,不敢早早傾愛相授,不敢去立刻摒棄 “大家一定要堅強、積極”的迷障,今天,一年多以後,我,還有很多話想跟她說。
一年多的光陰,時而緩慢,時而飛快,現在的心情,仍不時此起 彼伏。我偶然會想起媽,想到她錯失了的美好時光 - 思念,縱難永遠熾熱,亦會恒久不滅。繁榮社會,人心營役,磨蝕了許多細膩的情感和感應,然而我個人深信:人生的寶貴,全因它能成全愛。只要認清人生無常, 就能教人頓悟,打破外間強加己身的規範、期望和勞役,把握分分秒秒去愛、成全愛、傳揚愛。我沒有宗教信仰,但我知道只有愛得及時、愛得無窒,才能教人無 憾,而要懂得敢愛、尋愛、求愛前,往往就是要那一刻的啟發,和持續的鼓勵,讓自己在瀕臨放棄、冷淡、行屍走肉的狀態裡甦醒過來,敢教自己以愛為終,以愛為 榮,以愛為樂,在這短促的人生。

沒有留言: